《王牌特工之旅》

下載本書

添加書簽

王牌特工之旅- 第7部分


按鍵盤上方向鍵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頁,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,按鍵盤上方向鍵 ↑ 可回到本頁頂部!

落入魔爪的采娘意外地不再掙扎,長腿原地一彈,猛然爆發出雌豹一般的力量,健美的手臂凌空一轉,一柄形狀奇特的短柄彎刀瞬間刺穿了一個爪牙的胸膛。

倒霉爪牙的慘叫穿門而去,另一個爪牙急忙抽出鋼刀,周胖子則是眼神一跳,大聲驚叫,“胡刀?!你是胡女,太好啦,大爺什么女人都玩過,就是還沒玩過異族女人,洪武私通外族,嘎、嘎……他這次死定了!”

“中原人渣!”

胡女采娘柳眉倒豎,弧形短刀搶先斬向了另一個爪牙,刀光凌厲,頗有巾幗英雄的颯爽英姿;金鐵交鳴之音在室內響起,漕幫一般幫眾只會一些尋常招式,竟然被胡女打得節節敗退。

周胖子對手下一聲咒罵,眼珠一轉,將一張凳子踢了過去,正好絆到了采娘的步伐,野性佳人撲嗵一聲摔倒在地。

爪牙急忙跨步上前,狠狠一刀橫掃,胡刀瞬間飛出了窗外;不待鋼刀駕到采娘脖子上,胡刀突然又從窗口旋轉著飛了回來,嗖得一聲,從爪牙咽喉劃過。

彎刀噬血,一個敏捷的男人身形緊跟而入,飛身一縱接住了倒飛而回的刀柄,手腕一翻,真氣透刀而出,暴漲的刀芒閃電般斬向了周堂主肥大的身軀。

異變發生在電光石火之間,爪牙的尸體還未倒地,刀芒已斬到了周胖子頸邊,殺機猛烈,刀刃快如閃電。

“砰!”

一聲悶響,胡刀斬在了虛空,而及時出現的樂天卻被周胖子一刀刺穿了,然后被強大的真氣狠狠震飛,水珠未干的身形砸在了墻壁上。

誰也沒有想到死胖子身手如此敏捷,堂主果然比一般幫眾厲害了無數倍。

“哪兒來的狗東西,竟敢壞大爺好事!嘿嘿……美人兒,是不是你的姘頭呀?”

周胖子邪的目光離開了昏迷不動的樂天,隨即隔空點住了掙扎逃跑的采娘穴道,肥手迫不及待地向采娘緊繃的美臀抓去。





第一集:異界私鹽 第12章 叔嫂逃難

正當死胖子從樂天身邊走過剎那,王牌特工突然眼睛一亮,冷酷的光華似若寒冰無情,雙腳貼地,鐵錘般狠狠踢在了對手小腿骨上。

“啊——”

人腿最為脆弱的部位遭到重擊,即便是一流高手也不得不向地面栽來,熏心的周胖子疼得面容扭曲,殺豬般慘叫;不待對手運功翻騰,樂天背部一彈,手足齊上纏住了周胖子,在地上滾動廝打起來。

樂天將現代近身格斗術展現得淋漓盡致,短短片刻時間,失去先機的周胖子已被打得鼻青臉腫,筋骨劇痛,如果不是內功護體,他必然已死了好幾十次。

雄鷹堂主的怒火沖入了喉嚨,他想吼叫爆發,剛剛張口,樂天的頭槌就轟得一聲砸了過來,不僅將他的吼叫砸回了肚中,而且砸得漕幫大人物眼冒金星,鼻血奔流,兩顆門牙欲掉未掉。

受此重擊,周胖子的真氣與信心同時大亂,奇兵突出的王牌特工眼簾一收,雙目迸射出冷酷的微笑,鐵爪突然抓住了獵物的頸下第五節脊椎,一扯一壓,只聽啪的一聲,脊椎斷裂,人世間就此少了一個人渣色狼。

驚險的嘆息從樂天口中呼出,踢翻死胖子的尸體,他低頭一看,根部還在血流如注,如果周胖子的刀尖再偏上一點,那他就要做太監了。

王牌特工抹去了額頭冒出的冷汗,熟練地用布條扎住了腿部血管,然后在湖邊找到幾樣野草,迅速嚼碎敷在了傷口上,這才一瘸一拐地走回竹樓,碰上了采娘感激與疑惑混雜的目光。

“我是洪大哥的兄弟,來這兒避難的;你是嫂子吧,放心,洪大哥沒事,他正帶著大家從陸路趕回揚城!

“我沒見過你,你叫什么名字?”高鼻深目的胡女躺在地板上,很是警惕地看著突兀出現的陌生男子。

樂天又辛苦地解釋了一番,互通姓名后略帶凝重道:“嫂子,周胖子已經被我殺了,他的手下隨時都會出現,咱們要趕快離開這兒!

“我被點了麻穴,動不了,你先給我解穴呀!”采娘看了看一旁的死豬,又看到了樂天腿上的血跡,不同尋常的野性少婦不再疑心,簡潔言語盡顯胡女的直爽野性。

“解穴!怎么解?我不會!”

樂天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,能殺掉一個武林高手,但他卻不會基本功夫,難怪采娘的眼神又充滿了懷疑,竹樓突然陷入了沉寂。

十幾秒尷尬過后,野性佳人雕塑般美麗的臉頰曲線一展,快語催促道:“用力揉我的左邊肋部,揉一會兒就能沖開穴道了;快呀,大男人怎么婆婆媽媽的,真麻煩!”

被女人罵婆媽,樂天不由冷汗狂流,深呼吸了一口大氣,他將真氣凝集在掌心,開始了人生第一次解穴過程;掌心落在長腿少婦肋部,驚人的彈性立刻鉆入了他體內,男人不由自主心窩一熱,手掌好似被針刺到般縮了回去。

“嫂子,這……好像有點不大好,還是等穴道自己解開吧!

“你們中原人真是虛偽,不是說什么嫂子溺水,小叔子也要跳下去救嗎!”

采娘看著樂天發紅的清俊臉頰,突然發覺這小伙子比先前順眼了許多,一縷莫名的涼氣在她體內游走,讓胡女的野性得以數倍擴大,“咯、咯……看你這呆樣,真難受;我只會刀馬功夫,要等穴道自行解開恐怕要到晚上;你也說了,漕幫的人隨時會找到這兒,快點吧,最多我不對洪武說這事兒就是了!

樂天越聽越覺得別扭,怎么也不會想到,剛剛與義嫂見面,他就要“撫摸”義嫂的身子,而且離少婦只有幾寸距離;唉,真是太不好意思了,摸就摸吧。

風流特工把心一橫,手掌加速下落,急促之下,錯誤地壓在了半邊柔膩上。

竹樓又突然陷入了死寂,采娘低頭看著男人壓在左乳上的大手,這下再也笑出聲來了,胡人雖然豪邁野性,但總有限度,身為人妻的采娘咖啡色面容唰得一下紅到了耳根,眼中羞澀一閃而過,緊接著怒火燃燒。

唉!樂天心底大嘆倒霉,他可以向老天發誓,先前一招“抓奶龍爪手”絕對不是有心,不過此時卻是真有點心猿意馬,采娘的乳球絕不在成熟美婦風漫雪之下,又比處子少女風鈴兒還彈挺三分。

曖昧的氣息在沉默中緩緩彌漫,樂天的目光不敢直視義嫂的怒火,風流特工知道此時不能停手,唯有故作自然離開了禁地,繼續在明艷人妻肋部揉動。

幾十秒過去,樂天聰明的做法終于讓采娘的怒火無處可發,一點一點消失不見。

采娘感到自己的在發熱,心跳在加快,這不僅是被曖昧籠罩的原因,更多是因為從樂天掌心透體而入的特別真氣——九氣玄功,媚惑的力量在曖昧之中飛速侵蝕著明艷人妻的防線。

男人的血液在加速,女人的呼吸在變沉,眼看陰陽的力量即將虛空碰撞,采娘突然跳了起來,略顯手忙腳亂道:“我好啦,咱們快離開這兒,到下一個藏身地點去!

樂天狠狠掐了自己一下,的疼痛讓他心情平復,一邊跟著采娘走入密林,一邊無話找話道:“嫂子,你事先知道會有危險嗎,連避難的地方也不止一個?呵呵……”

“不是,我不習慣你們中原的房屋,閑著沒事就自己建了兩處小屋!辈赡镙p快地在林間穿行,話鋒一轉,以無比自然的語調道:“我是洪武的妻子,你既然是他的兄弟,就叫我采姐吧,猴子他們都是這樣叫得!

花信佳人是在用最好的方式化解先前的尷尬,樂天展顏一笑表示認可,隨即突然抱住了采娘,很是曖昧地向地上一滾;草葉晃動,一枚鐵箭砰地一聲,射穿了二人留在原地的幻影。

一片足音飛速沖來,漕幫的速度比樂天想象中還快,他超人的直覺更感應到了一團強大的力量,那絕對比周胖子高出很大一截。

樂天與采娘剛剛翻身跳起,一個勁裝打手就從林外沖了進來,“少莊主,他們在這兒!啊——”

飛虎山莊手下的呼喚中途戛然而止,樂天毫不猶豫拋出了采娘的弧形短刀,刀刃旋轉著從獵物喉間飛過,又旋轉著飛回了王牌特工手中。

一招殺敵,樂天再次摟住了采娘的身子,危急時刻,他也顧不得手臂壓住了的曖昧,隨即毫不猶豫跳進了千葉湖中。





第一集:異界私鹽 第13章 曖昧迷情

“撲嗵!”

湖面波紋蕩漾,等司徒玉龍率著一大批漕幫與飛虎山莊的手下追過來時,樂天與采娘已失去了蹤跡。

大約一刻鐘過后,十里之外,與小湖相連的一條大河邊,冒出了樂天與采娘的腦袋,野性人妻一把推開了冒犯他的男人,野性嫩滑的臉頰毫不掩飾埋怨道:“你干嘛親我?”

“采姐,你在水里換不了氣,咱們要逃命,我也是沒辦法!

“那你把舌頭伸過來干什么?哼,我一定要告訴洪武,讓他打死你!”

明艷少婦氣呼呼地上了岸,快步向山路走去,走出幾米又回頭催促發愣的男人道:“臭小子,愣著干什么,快上來呀!”

此時的采娘絕對是一朵出水名花,成熟的曲線與短裙緊密相貼,乳珠清晰可見,腰肢與小腹的曲線急速收縮,就連桃源禁地的形狀也透衣而出,風流特工怎能不目光呆滯,心中更有點無恥地想到:這么的野性美女怎么會嫁給洪武呢?奇怪!

采娘一回頭,立刻看到了男人發直的目光,還未完全消失的怒火又冒了出來,胡女的爽朗讓她直接警告道“小色狼,不要在我面前露出色迷迷的樣子!”

“唉,采姐,你提醒得太晚啦!”

樂天急忙用手遮住了自己原形畢露的地方,并用力牽扯濕褲子,但怎也掩蓋不了不聽話的之根,男人窘迫的表情換來了采娘一陣歡笑。

談笑間,陌生的感覺迅速消失,在采娘的爽朗與樂天的無賴中,兩人終于忘記了尷尬的情景;采娘似乎對于她人妻的身份沒有什么壓力,也許是胡女天性的爽朗,她健美的身子不時與樂天手臂碰觸,野性少婦神色開朗自然,反而是風流特工逐漸變得面色發紅。

走到山間隱蔽處,采娘手指前方那建在大樹上的樹屋,一臉歡喜,“到了,這兒比竹樓隱蔽得多;樂天,你會爬樹嗎?咯、咯……”

兩個月亮緩緩爬上天空,一個滿月,一個細牙,讓雙月大陸的夜晚總是這么美麗清幽;如水月華灑落在樹葉叢中的小木屋里,照亮了樂天暈紅未褪的國字臉頰。

“采姐,這屋子太小了,我到下面去睡,你好好休息!

“唉,又迂腐虛偽起來了,你不怕半夜被狼叼走呀;還有,這里夜晚風大,睡外面小心風寒,我可沒藥救你一命!

樂天本也是灑脫之人,兩手一攤,雙肩微聳,他搶先躺到了木板上,戲謔笑語道:“采姐,那你半夜可別爬到我床上來!

“臭小子,找死!”

男人的調笑換來明艷人妻的嬌嗔,兩人相識只不過半天,生死患難卻讓他們好似老友一般隨意玩笑。

一夜過去,采娘平安睜開了雙目,但樂天卻依然一動不動,呼吸特別急促;采娘喊了幾聲,不見樂天回應,伸手一摸,仿佛摸到了一團火炭。

樂天睡在屋子里,竟然還是感染了風寒!

他腿間的傷口在逃亡中二次爆裂,再加上在水里泡了很久,經過一夜冷風包圍,換來了如今的傷口發炎,整個人在高燒中渾渾噩噩;王牌特工強撐著半座而起,笑語安慰了神色緊張的采姐幾句,這才呼氣如牛道:“你幫我……找幾樣野草,形狀……”

胡人以游牧為生,采娘對草藥并不陌生,一遍就記在了心里,然后不顧危險,直接跳下了十幾米高的巨樹。

看著采娘忙碌而焦急的倩影,樂天頓覺心中一股暖流劃過,這種暖流不同于他對風氏母女的,也不同于他在現代時游戲花叢的快意。

驀然回神一想,風流特工突然發覺,自己人生之中還從沒有過這種感覺,從沒有人為他這么焦急擔憂過,尤其還是一個迷人的美女。

唉,可惜她是洪武的老婆,為什么?!

“你嘆氣干什么,我弄疼你啦?”正在為樂天包扎的采娘停下了動作,隨即對樂天變重的呼吸產生了誤解,俏麗人妻臉頰一紅,再也無法忽略那近在咫尺的羞人玩意兒。

樂天傷得還真是地方,傷口離他的腿根只有一指的距離,采娘意念微妙一變,立刻嗅到了男人兩腿間散發出來的強烈氣味,她雖然立刻移開了目光,但腦海卻久久晃動著樂天的褲子突然一彈的畫面,她甚至看到了那急速升起的帳篷形狀。

“包好啦,你多休息,我去給你找點吃得!”

長腿少婦用最合理的借口溜出了木屋,心緒一亂,差一點從樹上失足掉了下去。

本已親密談笑的兩人突然又變得相對無語,時間一晃過了半天,昏昏沉沉的男人臉色漲紅了好久,最后終于忍不住打破了沉默。

“采……采姐,我……我要……小解!

風流特工很有無地自容的感覺,但人有三急,他已經漲得小腹發疼,總不能尿在這屋里。
小提示:按 回車 [Enter] 鍵 返回書目,按 ← 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頁。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
七星彩走势图表最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