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王牌特工之旅》

下載本書

添加書簽

王牌特工之旅- 第68部分


按鍵盤上方向鍵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頁,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,按鍵盤上方向鍵 ↑ 可回到本頁頂部!
小動作,色手立刻縮了回去,帶出了一縷銀絲。

“呼,呼……”

曲夫人嬌喘吁吁,美酒流過喉嚨,她的心情意外地放松下來,尖叫也自然化解。





第六集 第14章   半推半就

牌局又開始了,樂天火熱的身軀又在指導聲中靠了上來,悄然掀起人妻裙角,放肆的手指熟練地插回了泥濘蜜穴之中。

“唔……”

良家美婦身子再次緊縮,空閑的玉手下意識伸到了桌下,一把抓住了正想代替手指的碩大陽根。

下一剎那,曲夫人為自己的大膽嚇了一大跳,手指羞澀一顫,隨即又涌出一股自我安慰的念頭,想到這都是為了保住最后的禁地,她抓住男人陽物的玉手更加用力,也讓男人的雄壯滾燙更加兇猛地鉆進了她心窩。

天啦,好大、好長……唔!

“曲夫人,出這張牌更好…聲…”樂天假意指點,順勢向前一貼,陽根悄然在溫婉人妻手中穿梭,圓頭隔著褻衣,頂在了一團柔膩濕痕之上。

“我只想打這張……”曲夫人右手堅定地打出了原先那張牌,左手則用力一緊,有一種將男人欲望捏爆的沖動。

又是漫長到匪夷所思的一局,王牌特工一次又一次地“點擊”美人花瓣,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涌入花心深處,溫婉人妻雖然玉手未松,但男人的欲望卻還是越來越深。

“呀!”

樂天突然猛烈地一頂,半個圓頭頂著褻衣卡在了兩瓣媚唇之間,頂得曲夫人失聲驚叫;小郡主好奇關懷,曲夫人一邊慌亂敷衍,一邊再次用力抓住了差一點脫韁的陽剛之物。

人妻花瓣緊緊地咬住了入侵異物,陽根的碩大令媚唇咬得更加緊密,男人與女人都能清晰感應到下體那種緊密交纏的酥麻感覺。

快感融化著曲夫人的肉體,溫婉人妻心海禁不住發出了哀怨之聲,她多么希望丈夫能突然出現拯救于她,可來臨得只是更加兇猛的快感,以及男人陽根那邪惡而又靈巧的挑逗。

陽根沒有繼續進逼,只是在玉門花瓣間緩緩打轉,薄薄的褻衣早已被春水浸透,布料反而變成了幫兇,不停撩撥著人妻陰唇的本能欲望。

一浪又一浪的欲望沖擊著曲夫人心靈,樂天也用眼神暗示,希望溫婉人妻松開手掌,曲夫人一次又一次地想起丈夫的形影,擋住了欲望放縱的沖動,顫聲道:“郡主,時辰太晚啦,要不……咱們散了吧?”

“嗯,再玩一會兒就散!

樂天趁著眾女對話之際,微微調整了一下姿勢,然后圓頭用力一壓,準確地壓在了成熟人妻的玉門陰蒂上。

重重的一擊讓美人裙下的玉體一陣波浪,圓頭不再轉移,對準那一點位置瘋狂壓榨,誓要炸開人妻的玉門,榨干她子宮花房的貞潔愛液……

高高的桌子也當擋不住曲夫人抖動的波浪,人妻乳頭突然被男人重重一揉。

“唔……”

一縷靈光在危急中閃現,曲夫人猜到了樂天聲東擊西的圖謀,更加用力地抓住了男人陽根;與此同時,她想到了一個自保的好注意。

——只要讓樂天射出來,他就再也不能威脅自己了!

如此意念出現在溫婉典雅的良家人妻心中,風兒瞬間激動得團團打轉,她用盡全力夾緊了豐腴雙腿,夾住了男人欲望龜頭的同時,手掌開始動作起來。

善良美婦一向被云州百姓視作觀音恩賜,可此時此刻,她的圣潔之手卻在套弄著丈夫以外男人的肉棒,艱難地保護著她最后的圣潔。

“啊……曲夫人,你的牌……打得越來越好了!”

樂天的弦外之音表達了欲望巖漿的涌動,男人肉棒不再試圖向深處進攻,只是隔著褻衣,插進半個圓頭,然后在那半寸空間反復抽插。

不知不覺間,別樣的抽動已不下幾百記,曲夫人的心靈在反復敲響警鐘,而她的玉手卻逐漸快速起來。

人妻褻衣越陷越深,輕薄的布料成了最后的抵抗,當這一局牌要和平結束時,樂天的腰臀突然快速抽動,男人濃重的呼吸就連門外的侍女也能聽到。

曲夫人眼中閃過驚喜與羞窘交加的光華,人妻玉手同時更加快速地套弄起來?炝,他快射啦,終于要結束啦。

天啦……射、射出來啦,好燙、好多呀……

樂天臉頰向上一揚,一股酥麻撞開了丹田要穴,肉棒劇烈跳動之中,火熱的精液暴射而出;噗噗聲響個不停,王牌特工的噴射總是那么強勁有力,奔騰洶涌,溫婉人妻絕對相信,已有許多男人的種子鉆過了她的褻衣,射入了她身體之中。

“啊喔……”

想到這兒,曲夫人下體猛然劇烈收縮,陰唇重重纏繞圓頭,美婦喉間響起了高潮的呻吟。

當樂天的陽根安靜一刻,這一局牌正好完結,曲夫人如釋重負,同時第一個洗起牌來,借著那雜亂的聲響,她終于放縱地呼出了一口大氣。

結束了,終于結束了,明天絕對不能再來這兒!

就在溫婉人妻心弦放松的瞬間,濕透了的褻褲突然被拉到了膝蓋之下,樂天那依然堅挺碩大的陽根閃電般插回了人妻禁地。

——原來蜜戲并沒有結束,這僅僅只是開始!

曲夫人兩手都在洗牌,樂天隨時都能一插而入,但他就是不急不躁,等待著尤物人妻自投羅網。

溫婉少婦雖然沒有劇烈反抗,但美臀腰身卻在不停扭動,人妻心海響起了強烈的聲音:不能被插入,最多只能這樣,無論如何也不能被——插入。

“!”

一次不小心的閃避,蜜穴無意間卡住了圓頭,赤裸相接的觸感立刻摧毀了曲夫人最后的抵抗,哀羞的呻吟在人妻唇邊流轉,柔膩柳腰終于停了下來。

“嗚……相公,對不起,奴家堅持不下去了;救救你的妻子吧,相公,快來呀……”

曲夫人清晰地感應到,丈夫以外男人的肉棒已將她的陰唇分開,貞潔細縫被漲大到了從未有過的程度。

唔……他要插進來了,天啦!

曲夫人用盡全踮起了腳尖,桃源禁地雖然升高了幾分,但風流特工的欲望之物輕易就追了上來,現在的位置反而令他的動作更加輕松自如。

肉棒輕輕往前一挺,意外出現了,從未承受過如此巨物的蜜洞奇跡般擋住了第一下插入,碩大的龜頭只是卡在了玉門口,一時動彈不得。

溫婉人妻的貞潔媚唇劇烈顫抖,清晰地感應到了肉棒圓頭的劇烈跳動,一股酥麻搶先鉆入了美婦人妻的花心,似乎在催促她的身子重重地“坐”下去。





第六集 第15章  欲望征服

“唔……”

哀羞的呻吟沖出了朱唇,溫婉人妻已失去了逃跑的力量,顫栗快感在花瓣陰唇蔓延之際,她唯有把全身力量都集中在了腳尖上,腦海哀聲呼喚丈夫的影子。

奇跡發生了,艙門外突然響起侍女的稟報,然后是紅云幫主恭敬的聲音,“啟稟郡主,渡頭官員前來給郡主請安,正在小人船上等候召見!

室內幾人同時臉色大變,曲清影立刻幾近歡呼道:“相公,時辰不早了,我與你一起回去吧!

欲望之根已插入了兩寸,樂天隨時可以猛烈插入,但男人卻在這種時刻將肉棒抽離而出,只是龜頭緊貼人妻陰唇;如此淫靡的畫面,在這等時刻,這等情形下,貞潔人妻不僅不生氣,哀羞的心靈反而還生出了一縷感激,高高踮起的腳尖差一點落了下來,嚇得她發出了低吟驚叫。

風流特工苦笑著聳了聳雙肩裝,小郡主見狀,很是無趣地推倒了馬吊,然后很是不樂地回應道:“好吧,今天就不玩了。呂幫主,本郡主心情不好,你把他們趕走就是了!

曲清影一邊小心翼翼地一點一點挪動身子,蜜唇在肉棒上無比危險地緩緩滑過,一邊歡喜道:“多謝郡主,奴家告辭了!

溫婉人妻話音未落,門外的丈夫突然以討好的口吻道:“郡主,小人這就請幾位大人離開,小人打擾之罪,請郡主寬恕!

江湖幫主話語微頓,隨即突然加重聲調,隱帶責怪道:“夫人,郡主還未盡興,你再陪郡主多玩一會兒吧,郡主若是喜歡,就是玩一夜也可以!

“真得嗎?咯、咯……太好啦!

小郡主的歡聲掩蓋了曲夫人的驚叫,丈夫為了討好郡主,竟然要把她留在這兒,溫婉人妻慌亂地道:“相公,不行,咱們船上還有病人,我要給他們開方治病!

“夫人,這些小事你就不用操心了,另外有大夫照看他們!眳螏椭鲗ζ拮拥牟恢执缧纳瓪,狠狠打斷了妻子失控的聲音,然后轉身大步而去。

“相公,啊——”曲夫人心緒一亂,雙腳突然失去了力量往下一沉,抱著衣裙,人妻對丈夫的呼喚突然變成了一聲哀羞尖叫。

坐下去了,溫婉人妻的蜜洞在慌亂中坐在了丈夫以外男人的肉棒上,,噗得一聲,一下就插入了整個龜頭。

一雙大手堅定地摟住了人妻腰肢,一根火熱的巨物威猛地向里深入,一寸、兩寸……

“夫人,怎么啦?”尖叫傳入了呂幫主耳中,他終于停下來腳步,話語有三分關懷,三分猜疑,還有幾分不滿。

“咯、咯……”小郡主的嘻笑搶在了前面,她與兩個丫鬟又把馬吊搓得嘩嘩直響,“呂幫主,沒事兒,本郡主與曲姐姐鬧著玩兒,曲姐姐,是吧?”

人妻蜜穴再次劇烈收縮,瘋狂阻擋,曲夫人雙手又抓住了桌邊,她正被丈夫以外男人調戲,而丈夫卻不準許她逃離,一縷怒火沖入了哀傷之中,她語不成聲道:“嗯,是在鬧著玩……呀!”

怨懟沖入人妻腦海一刻,曲夫人的香舌突然伸出了朱唇,男人用力一聳,破處般脹痛之中,碩大巨物終于全根而入,插得溫婉人妻又發出了強烈的尖叫聲。

快感緊隨脹痛之后,沿著蜜洞向曲夫人心窩涌來,她一邊大口喘氣,一邊主動掩飾道:“郡主,不要……戲弄奴家啦,請……松手!

艙門外的呂幫主臉上迷惑盡去,反而隔門斥責道:“夫人,你怎能那樣對郡主說話;郡主千歲,小人代拙荊賠罪,小人告辭!

腳步聲再沒有停留,迅速遠去的聲音傳入曲夫人耳中,就好似一柄無情的鐵錘,一錘一錘地砸穿了她的貞潔之門,一錘一錘地砸出了欲望的火花。

淚花灑落虛空,溫婉人妻意外地向后一頂,讓男人留在體外的一截肉棒也插入了她的身體,碩大圓頭就此插入了子宮花房,美麗人妻滿足的呻吟沖口而出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不待良家美婦哀聲落地,風流特工突然一口吻了上去,霸道的紅舌占據了女人最后的凈土;曲夫人的香舌主動瘋狂迎合,當樂天松口喘氣之際,溫婉人妻的香舌追了出來,兩舌一番纏綿后,良家美婦才在極樂中昏迷了過去。

樂天還未來得及將陽物從曲夫人體內抽出,小郡主三女已沖了過來,三具青春玉體三方一圍,又一場狂歡大戲上演了。

夜色飄逸而去,朝陽之光映照水面,斑斕色彩又鉆入了船艙之中。

曲夫人在美夢中緩緩醒來,立刻碰到了身邊酣睡的男體,美眸迷離的她下意識地依偎在“相公”懷中,迷醉思忖道:相公已經好久沒有這樣抱過自己了,好舒服呀;咦,不對,這身子好強健呀,不對!

一道閃電在腦海炸響,溫婉人妻眼眸一張,緊接著眼神劇變,昨夜的哀羞情景一幕幕向她撲來,隨之而來的是滔天的殺氣。

圣潔玉手凌空劈下,樂天突然張開了雙目,目光平靜而又溫柔,沒有絲毫閃躲的意思。

心弦一顫,本就善良的曲清影立刻少了五分殺氣,再加上身子用力一動,她才突然發覺,兩人羞人之處還緊密連接在一起,敏感部位傳來的酥麻又抹殺了她剩余的殺氣。

“啪!”

人妻玉手還是打在了男人臉上,不過卻猶如春風吹拂,吹醒了男人欲望,半軟半硬的肉棒瞬間暴漲,又強行撐大了人妻蜜洞。

樂天順勢一翻,壓在了曲夫人身上,一邊吻住了美人香唇,一邊開始了和風細雨般輕抽緩插!

小郡主似乎比樂天還興奮,一邊看好戲,一邊大聲對外面的侍女道:“給呂幫主傳個話,曲夫人還要在這兒多待一會兒!

“啊……壞蛋,你又射……啊……射在里面啦……嗚,別,別射啦……”

在溫婉人妻似掙扎,又似哭泣的吶喊聲中,大船劃破水面,直向下一個渡口行駛而去。

傍晚停船之時,呂幫主終于來到了郡主船上,隔著走道與艙門向小郡主請安;郡主詢問的目光看向了樂天,樂天仰躺在床上,目光則看向了騎在他腰間的良家美婦。

“相公,你先……回去,奴家再陪郡主……玩一會兒!

曲夫人的顫音在曖昧春色中盤旋之際,良家美婦用力收縮蜜洞媚肉,同時咬著樂天耳朵,呻吟道:“好相公,射吧,射在奴家里面,唔……”

曲夫人香唇吻住了了樂天唇舌,險之又險地抹殺了沖到嘴邊的銷魂呻吟。





第六集 第16章  魔教試煉

時光一晃又過了一夜,溫婉人妻已經回到了紅云幫船上,
小提示:按 回車 [Enter] 鍵 返回書目,按 ← 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頁。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
七星彩走势图表最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