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王牌特工之旅》

下載本書

添加書簽

王牌特工之旅- 第53部分


按鍵盤上方向鍵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頁,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,按鍵盤上方向鍵 ↑ 可回到本頁頂部!
的目光。

幾個男子還未來得及出口搭訕,那少女已搶先兩眼一瞪眼,“看什么看,回家看去,再敢色地,姑奶奶就刺瞎你們的眼珠子!”

青春活力變成了火爆殺氣,再加上少女手中那柄火辣辣的匕首,遠近男人的目光瞬間嗖得一聲四散逃走。

一個面帶病容的中年男子緊追少女腳步而出,嚴厲訓斥道:“火舞,住嘴!你想害死我們呀,不準下船,不然你就一個人回家去?瓤取

父親的咳嗽聲讓少女低下了頭顱,馬尾一沉,終于走回了船艙,讓光輝戲班上下四五十人不約而同長嘆了一口大氣,既有如釋重負的嘆息,也有常年被人欺壓的悶氣。

樂天幫戰船一去不回頭,童玉嬌一邊下令收兵,一邊走向了船上內艙靜室,推開艙門的同時,她臉上的戾氣立刻消失,恭敬地道:“玉嬌見過魔殺前輩!

靜室之中,空蕩蕩沒有任何多余家私,只有一張矮幾,兩個蒲團,矮桌上一壺香茶,一方圍棋,一個銀發老者正與魔教妖女迷情對弈。

老者似乎沒有聽到童玉嬌的聲音,灰色長衫紋絲不動,迷情則笑臉回應道:“少夫人,咱們如今已是盟友,不用這么多禮,咯咯……樂天幫是否撤退了?”

“迷首座果然名不虛傳,奴家算錯了樂狗賊的行動,他竟然放棄了此次鹽商大會!

“咯、咯……玉嬌,你沒算錯,只是對他的了解還不夠深!

半透明的大紅紗裙飄飛而起,迷情的艷光瞬間掩蓋了童玉嬌的妖嬈,妖女先對銀發老者行了一禮,這才離開棋盤來到了童玉嬌面前,神秘笑語道:“少夫人,你可以命令碼頭放閘了,其余的事情就交給魔殺師叔吧,有他老人家在,樂天休想全身而退!

“好,奴家這就去安排!”

童玉嬌也算江湖上少有精明的女人,立刻明白了迷情所指的意思,離開靜室之際,她下意識看了一眼一只盤膝靜坐,好似一尊石像的銀發老者。

日落海面,明月浮空,外江碼頭被黑暗籠罩,只有稀疏的漁火還在閃爍。

燈火與星光閃爍的水面之下,一個修長的人影正與一群魚兒并肩遨游,樂天一邊享受著大海母親的包容,一邊暗自得意一笑,任憑飛虎山千軍萬馬,也休想阻擋進入水中的王牌特工。

魚群突然奇怪地回頭奔逃,樂天的感應只慢了半秒,一股巨大的壓力已然穿水而入,彷佛一張大網向他飛來。

水花一卷,水下的樂天竟然有了窒息的感覺,他目光一緊,強大的真氣瞬間在體內飛速運轉,嘩得一聲,王牌特工好似獵豹般沖出了水面,兩把回形刀滑入手中,凌厲的寒光第一時間四方飛旋。

“小友果然名不虛傳,足以進入江湖后起之秀的三甲之列!鄙n勁聲音吹散了樂天的刀光,夜空一暗,一個詭異黑影彷佛從明月之中鬼魅而現。

樂天用力握緊了發麻的雙手,雙眸無比震驚道:“你是誰?”

“老夫魔殺,圣宗長老,特為小友而來;只要小友能擋住老夫一招,就可平安離去!

魔殺話音未落,一頭銀發陡然升空而起,幽靜的夜色被他的狂霸撕碎,不待樂天有所回應,一塊棋盤已經脫手飛出,呼嘯著擋住了天地光華。

須臾之間,樂天的雙刀已經全力揮舞十幾次,但卻還是沒能擋住那奪命飛旋的棋盤;砰地一聲,棋盤壓著刀背一起砸在了樂天胸膛上,王牌特工撲嗵一聲栽入了水中,虛空明月下,留下了他飛灑的血霧。

魔殺輕抬手掌,棋盤正好飛回他掌中,雖然與樂天的回形刀有異曲同工之妙,但威力卻不可同日而語;魔教長老雙目平靜,看著樂天遁水逃走,他果真沒有再出第二招。





第五集 第12章  潑辣火舞

水面還在翻騰,童玉嬌就帶著一大群高手破空而至,蛇蝎毒婦嗅到空中的血腥之氣,不由興奮無比,大聲命令四處搜捕,要把碼頭內外翻個底朝天。

迷情緊接著也來到了魔殺身邊,妖女看著水面殘余的血色,眼神閃爍,剛想與追兵同去,不料魔殺卻叫住了她,“迷情,你不能出手助他!

“可是他已經重傷,怎能逃過搜捕?師叔,這不公平!

“休要壞了圣宗規矩,他若不能逃脫,那就是命;你繼續尋找下一個人選吧!

灰色長衫踏風而去,迷情呆站原地出神了好久,抹了重重嘆息了一聲,紅裙無聲無息融入了夜色,消失不見。

時光送走了黑夜,迎來了朝清陽;外江港口突然一片歡呼,河口關卡終于開始放行。

戲班船上,一間狹小而潔凈的臥艙內,聽到歡呼聲的潑辣少女翻身而起,一個箭步就沖到了門口,隨即才想起她還穿著睡衣。

馬尾凌空一轉,火舞沖回了床邊,很不淑女地寬衣解帶;少女睡衣脫到一半,船窗突然一顫,一個濕淋淋的人影撲嗵一聲滾了進來。

的少女玉手一頓,小嘴大張,但她并沒有像尋常女子那樣驚慌大叫,而是立刻撲了上去。

樂天在水下逃避了一夜追捕,但眼神卻越來越朦朧;昏迷之前,他強忍五內劇痛,艱難地翻上了一艘比較矮小的舊船,眼簾上的水珠還未來得及抹去,一把刺目的匕首與一片少女就刺入了他視野之中。

九氣玄功飛速運轉,然后一陣劇痛令真氣瞬間消失;眼看匕首刺到面前,樂天的身體全憑本能做出了反應,先是化拳為掌,五指順著對手刀光一帶,同時身體用盡全力向一旁滾去。

沒有了真氣,久違了的特工格斗術終于再次在異界大放光彩。

噗得一聲,匕首被一股巧勁帶動,深深刺入了木板里,滾地的樂天四肢一卷,竟然好似泥鰍般滑到了少女身后,一邊鎖住了對方手腕,一邊急聲道:“我不是壞人,聽我解釋!

受制的少女根本不聽入侵者解釋,纖細身子突然一“軟”,似若無骨般輕易從王牌特工的鐵手中滑了出來;剎那之間,少女反而閃到了男人身后,狠狠扣住了對手咽喉,毫不留情五指發力。

窒息的感覺讓樂天眼球鼓脹,他雖然以特別的方式在地上連續翻滾,卻怎樣也甩不脫好似堅韌藤條的可怕女人,特工格斗術首次在技巧上大落下風。

少女意外的強悍厲害,好在利用一切手段打敗敵人,那可是王牌特工必備本領之一;危急時刻,樂天手臂壓在了一團柔膩之上,當處子乳粒用力反彈剎那,他腦海突然靈光一閃,用盡最后一絲力氣扯下了少女,處子酥乳立刻跳躍而出,如雪映襯著兩點鮮紅。

“小姐,你走光啦!”

“!”無賴招式瞬間奏效,火舞手忙腳亂緊捂,自然而然地松開了男人咽喉。

“嘿、嘿……機會來了,有破綻!”

樂天心中一聲大喊,雙手在地板上用力一拍,雙腿交叉橫空飛掃,剪刀腳準確無誤地夾住了少女細長的脖子,然后兇猛無比地向地面撞去。

類似瑜伽術的本領能改變全身結構,唯一不能改變的就是頭顱,深明此處的王牌特工一下子擊中了敵人要害,勝利——卻突然在異變中離他而去。

“混賬!”

怒吼從火舞口中迸射而出,就在她額頭距離地板只有半寸距離剎那,一股強大的、屬于一流高手特有的真氣猛然爆發。

火舞一招打飛了對手,隨即一揚匕首,抵在樂天胸前,怒聲逼問道:“你是誰?想干什么?”

“我……呃!”

樂天口一開,鮮血立刻噴射而出,染紅了自己衣襟,也染紅了火舞的匕首。

鋒利的寒光微微向后一退,但距離男人咽喉還是在分寸之間,火舞凝視了不停吐血的男人一眼,眼神一亮道:“你就是飛虎山莊追捕的逃犯?好啊,你這家伙,害我們在這兒耽擱了這么多天,真該死!”

鐵閘一開,大小船只爭先恐后涌出了碼頭;一隊官兵登上了戲船,一臉病容的中年男子急忙迎了上去,熟練地遞上了微薄的銀子,“各位官爺,小人火耀,是這光輝戲班的班主,請各位官爺隨便查看!

“你們到哪兒去,有多少人,全部叫到甲板上來!

火耀給的好處雖然不多,但恭敬的態度讓官兵們心舒神暢,并沒有故意刁難,很快檢查完畢后,他們正要離去時,又一隊官兵由一個百夫長帶隊來到。

“上頭有令,這一帶的船只仔細搜索,再查一遍!卑俜蜷L一發話,眾小兵立刻再次鉆進了船艙,四處翻騰。

“咦,這里面裝得是什么東西,把箱子打開!辈榈交鹞枧P艙時,一只大箱子引起了百夫長的注意。

火耀正要掏鑰匙,火舞突然沖了出來,大聲阻止道:“不行,不能開!”

少女話音未完,一片刀劍出鞘聲已充斥了戲船,一眾官兵全部變得如狼似虎,戲班眾人的呼吸也好似要窒息了一般。

身處刀劍之下,潑辣的火舞竟然浮現出幾絲少女的羞澀,紅著臉頰道:“父親,不能開,里面是女兒家……的貼身衣物!”

“混賬,趕快打開,不然全部拿下!

“不能開,開了姑奶奶還怎么嫁人?!”

轟得一聲,一身男裝的火舞雙眼一片怒火,把船板蹬得砰砰作響,不待官兵們的刀劍砍下,她搶先發難道:“告訴你們,我們戲班是源城郡主點名邀請的,小郡主最喜歡看姑奶奶表演的雜耍,得罪姑奶奶,就等于得罪小郡主!

火舞說到激動之處,幾乎是張牙舞爪,連蹦帶跳,一不小心一塊令牌掉了下來,正好滾到了百夫長的面前。

百夫長還算識貨之人,撿起來一看,臉上的蠻橫氣息立刻消失不見,一邊遞還給岔怒不休的潑辣少女,一邊以討好的聲調道:“原來你是郡主的朋友,多有得罪;既然事關姑娘聲譽,我等自然不便打開,請姑娘稍等片刻,末將這就上岸找婢女前來……”

“不用了,姑奶奶自己動手,哼!”

火舞話音未落,突然抽出墻壁上懸掛的一把利劍,對轉木箱狠狠刺了進去,一劍直至沒柄,然后又一連刺了十幾劍,這才氣呼呼地問道:“這樣夠不夠,不夠的話就把箱子燒了吧!

“這……”

一群官兵與戲班眾人全部當場傻眼,百夫長看了看箱子上密密麻麻的劍孔,隨即在郡主令牌的威逼下,灰溜溜地逃下了船去,隨即隨風傳來他們的嘻笑驚嘆聲。

“媽呀,這還是女人嗎……”

“果然是魔女郡主的朋友呀,哈、哈……”

官兵一走,火舞立刻怒火全無,手中利劍一抖,劍身立刻“縮”了半截;戲班眾人互相交換了一記眼神,隨即以飛快的速度各奔崗位,迅速遠離了關卡。





第五集 第13章  順風戲船

“丫頭,他是誰?”火耀的手掌在箱子一側輕輕一拍,表演用的木箱立刻散架,現出了里面昏迷的男人。

馬尾一甩,火舞粗暴地把樂天提了起來,隨口回應道:“不知道,這家伙應該就是官兵要抓的逃犯,先前從窗口爬進了我房中;喂,沒用的家伙,快醒醒!

少女把男人搖成了撥浪鼓,也沒能搖醒對方,火耀皺著眉道:“別搖了,再搖就會把他搖死了?礃幼铀芰藝乐貎葌,我這就給他拿藥去;丫頭,到下一個碼頭關卡之前,我們一定要把他送上岸;唉,你不給大家惹禍,心里就不舒坦,對吧?”

“不行!至少也得等他傷勢好轉,才能送他離開!

火舞反對父親的命令似乎已成習慣,回頭看了看樂天道:“這家伙雖然沒什么本事,但卻有膽子,敢與飛虎山莊做對,就憑這一點,我也要救他!”

“丫頭,你瘋啦!絕不能卷太進江湖是非里,不能為一個外人,把整個戲班的人都搭進去,咳咳……”

父親的咳嗽又壓下了少女的火氣,火舞飛揚的馬尾沉了下去,看著陌生男子一臉的為難。

也許是爭吵聲太強烈,昏迷的樂天突然虛弱地張開了眼睛,他用力扯動嘴角,露出了感激的笑容,“多謝兩位救命之恩,在下一個港口前讓我下船吧;呵、呵……姑娘放心,我的內傷很快就能好轉,這位大叔,讓你們受到牽連,真是不好意思,我以后一定會報答你們!

樂天醒過來的剎那,火耀眼底的精光一閃即逝,底層人物特有的討好笑容立刻浮現,他竟然拱手道歉道:“小人知道公子是大人物,不是小人沒有同情心,實在有心無力;公子請安心養傷,到了地點小人立刻前來通知公子!

圓滑的戲班班主又行了一禮,隨即對火舞道:“丫頭,隨我出去,不要打擾公子養傷!

戲班父女出門而去,樂天深深感受到了一般人明哲保身的心情,毫不介懷地自嘲一笑,隨即閉上雙目,進入了九氣玄功的療傷休眠狀態。

隨著大船規律性的晃動,盤旋樂天頭頂的風云終于暫時平靜。

樂天無聲無息,船上卻開始熱鬧起來;火舞先前的舉動又怎能瞞過自己人,竊竊私語聲立刻此起彼伏。

“你們猜,這人是江洋大盜,還是義軍人物?”

“班主,他究竟是什么身份?”

“火舞,你以前認識他
小提示:按 回車 [Enter] 鍵 返回書目,按 ← 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頁。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
七星彩走势图表最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