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王牌特工之旅》

下載本書

添加書簽

王牌特工之旅- 第46部分


按鍵盤上方向鍵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頁,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,按鍵盤上方向鍵 ↑ 可回到本頁頂部!

“咯咯……可汗,鐵木族不是自作聰明要騙你進飛馬城嗎,咱們不如將計就計,讓他們敞開城門接咱們的大軍入城!

努爾熊與迷情得意大笑之時,哈赤烈也在研究同一個難題。

“什么,樂天與公主逃出了努爾族,正在回飛馬城的路上?!”

哈赤烈眼中精光暴射,對于女兒的生死他不怎么介意,凝重地看著張合,問到:“上次行動有沒有暴露身份?”

“回稟可汗,屬下等人全部蒙面行事,死去兄弟的尸體也已經全部帶回,對方心急逃命,應該不會找出破綻!

“嗯,那就好!”

張合的回答讓哈赤烈神色舒展了幾分,緊接著又為難地皺緊眉頭,局勢的變化已超出了他的預料,更不是他想看到的結果。

一個迷影謀臣看出了主子的難處,及時出聲道:“可汗,還有一件大事,努爾熊提前釋放了鐵木圖雷,據探子回報,飛馬城雖然表面風平浪靜,但似乎發生了很不尋常的變故!

哈赤烈眼中迷惑打轉,重重一揮衣袖道:“加派人手進入飛馬城,一有動靜立刻回報;咱們暫時保持中立,要是努爾熊與鐵木圖雷來個兩敗俱傷,那就太妙啦!





第四集:真假密使 第23章 傀儡汗王

暮色逐漸籠罩了樂天與眾女的身影,傍晚時分,他們終于看到了飛馬城雄渾肅穆的影子。

年輕活潑的風八妹揚鞭沖到了前面,歡笑道:“終于到了,我一定要好好睡一覺,咦,那是什么?還在往天上飄,好漂亮!”

天空一朵紅光搖曳飄動,陌生的事物輕易吸引了眾人眼神,眾女衛的贊嘆此起彼伏,蜜兒憂愁的美眸難得欣喜流轉,主動解釋道:“那是孔明燈,肯定是采蓮姐姐放的,飛馬城內只有她一個人會做這種神奇的燈籠!

耶律飛燕與樂天并騎而立,聽到蜜兒的話語,飛燕忍不住調侃樂天道:“采蓮公主正在呼喚你呢,還不沖過去?”

女戰神難得有此閑情逸致,一向喜歡輕松自在的樂天卻沒有調笑反擊,望著輕盈升空的孔明燈,他雙眉越皺越緊,令耶律飛燕眼中的笑意逐漸消失,兩人突然陷入了尷尬氣氛里。

“有人出來迎接啦,師妹,咱們……過去吧!

碧絲略帶苦澀的話語打破了沉悶,端莊佳人有意識地抱緊了女兒,首先從樂天身邊走過。

王牌特工眼神一暗,大手下意識抬了起來,緊接著又強自壓下,他正與自己的理性廝殺,一尾飄逸的白羽又從他身邊飛過,蜜兒緊接著也脫離了隊伍,遠離了他。

黯淡變成了濃濃的失落,男人發出了郁悶的嘆息;耶律飛燕似乎對男女之事缺乏感知能力,明如星辰的目光飛過了數里空間,微微詫異道:“咦,怎么不見采蓮?”

廣闊的草原一目千里,飛馬城雖然看似近在眼前,其實相距眾人還有好幾里地;迎接眾人的隊伍一點一點地清晰,樂天凝神一看,果然沒有看到鐵木采蓮的野性倩影。

一對百人騎兵疾速接近,一個身著鐵甲的胡族將領單手捂胸,行了個胡人的最高禮節,“鐵木平托恭迎耶律可汗,恭迎駙馬!

樂天認得鐵木平托,乃是鐵木族四大將領之一,他雖是采娘的夫婿,但平時卻與胡族兵將甚少來往,禮貌而生疏的回了一禮,緊接著問道:“木托將軍,采蓮公主呢?”

“長公主與大汗妃在宮內準備接風宴,少汗王特命平托前來迎接,可汗,駙馬爺,末將為你們帶路,請!

“少汗王?”

樂天與飛燕握住馬韁的手掌同時緊了一下,碧絲眼底的苦澀被突然的喜悅沖散,歡聲追問道:“圖雷回來了?他受傷了沒有?何時回來的?”

“回稟少汗妃,少汗王前幾日平安回歸,少汗妃勿需擔心!

夫妻情深又豈能輕易忘記,碧絲這一刻徹底忘記了樂天,豐潤玉臉浮現激動紅潮,毫不猶豫縱馬沖向了城門。

多情總比無情苦,樂天自嘲一笑,無拘無束的他隨即抹殺了多愁善感的嘆息,對身邊的女戰神道:“飛燕,咱們也進去吧!

“不啦,這兒的事情已經解決了,我要立刻返回耶律族,我怕風宮主一人忙不過來!

耶律飛燕竟然也要離開,如劍一般的女戰神絲毫沒有估計樂天的感受與面子,不容苦著臉的男人反對,她已搶先對鐵木平托道:“代本汗向大汗妃問禮,下月十八大典之日,本汗會回來相助一臂之力,告辭!”

“可汗,天色已晚,不如進城休息,明日一早再走也不遲,末將已為耶律族弟兄們安排了兵營;可汗,你要是這樣走了,末將如何向少汗王、大汗妃交代?”

鐵木平托挽留的話語很是誠懇,激動之色溢于言表,可是女戰神堅定的去意卻有點不近人情,淡淡地擺了擺手,二話不說轉身就走,不僅帶走了耶律族兵馬,連樂天的八個近身女衛也全部帶走了。

平托與樂天望著遠去的煙塵,不由同時一聲苦笑,胡族將軍隨即主動打破了沉悶的氣氛,笑語道:“駙馬爺,你不會也不進城吧,那末將可真要被大家罵死了!

“將軍太客氣了,她們走了正好,女人礙眼,咱們男人可以喝個痛快,哈、哈……”

樂天的笑聲掩飾了心中的苦澀,變成孤家寡人的王牌特工率先催動了馬兒,小跑著沖向了飛馬城。

大汗宮內,并沒有鐵木平托口中的酒宴出現,反而寒風呼嘯,戾氣彌漫。

鐵木圖雷高坐大殿臺階之上,瞪視著幾個鐵木族將領,咆哮道:“你們想造反嗎,竟敢不停本王命令,大膽!”

鐵木族三大將領同時單膝跪地,朗聲回應道:“末將等人決非逆賊,只是我族一向與努爾族交惡,如今又突然要結盟,末將等人怕汗王受到蒙蔽,還請汗王請出大汗妃,一起商議!

“混賬,我才是大汗王,我意已決,立刻布置兵馬,圍殺逆賊!

三大將領身形一動不動,堅定無比道:“還請汗王出示先王于杖,或者請出大汗妃也可以,末將等人一定誓死遵命!

鐵木圖雷的眼珠瞬間通紅,瘋狂大吼道:“來人呀,脫下他們的盔甲,打入大牢,不服者,殺!”

鐵木圖雷一聲怒吼,將所有人都趕出了大殿,然后突然很是疲憊地倒入了王座,呆呆地看著自己的雙手,雙目出現了掙扎的跡象。

燭火淡淡一閃,魔宗右使似若從黑暗中冒出,眼中綠光前所未有的強烈,陰惻惻冷笑道:“鐵木圖雷,不要犯傻啦,只有掌握至高無上的權力,你才能洗刷恥辱!

“是,主人!”

傀儡的回應十分機械,無比恭敬,黑衣右使滿意地隱入了黑暗之中。

一會兒過后,鐵木圖雷表面回復了正常,立刻氣勢洶洶地來到了大漢宮最為偏僻之處,站在了被重兵把守的一座小樓面前。





第四集:真假密使 第24章 危機來臨

小樓內,大汗妃與四側妃相聚而坐,采蓮則煩躁不安,野性佳人從房中走到院子里,又從院子走回房間,除了這兩個地方外,堂堂鐵木族長公主已經不準通行。

大門一開,現出了鐵木圖雷陰沉的面容;依娜雖然被軟禁,但威儀的倩影卻挺得筆直,冷冷問道:“鐵木圖雷,你還來做什么?”

“娘親,給我父親留下的玉杖,我立刻放了你們!

依娜王妃先氣得渾身發抖,在四側妃的勸解下,她隨即話鋒一轉道:“圖雷吾兒,少汗王之位本就是你的,你沒看見娘親放在你房間的汗王盔甲嗎,那是娘親特意為你打造的;娘親辛苦所做一切,全都是為了你——我唯一的兒子!”

依娜王妃情真意切的話語非但沒能感動圖雷,傀儡人偶的咆哮反而更加恐怖,“住嘴,休想蒙騙本王,我要做真正的大汗王,不是受你指使的工具,吼……識相的就立刻交出玉杖,不然別怪本王不念母子、兄妹之情!

“大哥,你瘋了,你還是我認識的那個好哥哥嗎?”

采蓮的怒罵讓圖雷面容劇烈扭曲,“哈、哈……不錯,本王是瘋啦!我的好妹妹,你知道玉杖在哪兒嗎,樂天就在城外,只要你說出來,我就放他一條生路,不然我就將他千刀萬剮,交,還是不交?”

采娘母女以及四側妃同時花容失色,采娘連聲哀求大哥,而依娜王妃猶豫剎那后,猛然一咬銀牙道:“本妃就是死,也不會眼睜睜看著你這孽障胡作非為,你自己找吧!

“好,好呀,你們真不交玉杖是吧,我這就去殺了行樂的,立刻殺了他!”

陰暗的怒火充斥腦海,鐵木圖雷提到樂天不由仰天大吼,一雙碗大的鐵拳咯吱作響,失去常性的殺氣強大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,即使依娜王妃此刻交出玉杖,他也不會回頭。

大汗王寶座之后,緊連著一條密道,密道直通權貴之地特有的逃生密室。

就在鐵木圖雷仰天大吼的剎那,藏身王宮密室的黑衣右使臉色一白,突然吐出了一口鮮血;傀儡的舉動已超出了事先設定的軌跡,他動用異術竟然也改變不了圖雷的殺機。

“廢物,誰叫你自作聰明,過度激發傀儡的殺氣只會讓他變成真正的瘋子,不會聽任何人命令!”迷情臉色鐵青,雙眸瞬間光華閃爍,最后好似自言自語道:“這也好,本座正愁找不到借口接近樂天,咯咯……本座得到死島之前,決不允許任何人傷害他!

妖女喜怒無常,斥責過后又安慰右使道:“本座念你對圣宗忠心耿耿,這次就姑且算啦;記得緊跟在傀儡身后,等他殺氣燒散,立刻重新控制!

話音未落,狡猾妖女已經破空而去,知道首座衣袂刮起的邪風徹底消失不見,右使才顫抖著抹去了額頭冷汗,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剛才已在鬼門關走了一遭。

“啟稟汗王,大喜,少汗妃與小公主平安歸來,剛剛回到寢宮!

圖雷走出閣樓不到百丈,正好遇到了四處尋找他的侍女,聽到妻女的名字,傀儡人偶突然眼神一亂,不由自主向寢宮快步走去。

嬰兒的哭泣聲充斥了少汗王宮殿,豪華臥房內,碧絲抱著女兒來回走動,忙活了好久才讓女兒甜甜入夢。

“夫人,女兒睡了嗎?呵呵,夫人,你真美,為夫冷落你啦!

鐵木圖雷跨步而進,閃爍的目光突然一轉,停在了妻子剛剛哺乳,還未扣好的衣襟領口內,一片豐盈肉色瞬間勾動了欲火。

“相公,女兒在外受了驚嚇,睡不安穩,今夜……”

丈夫張臂而來,碧絲卻向后一退,下意識收束了衣襟,不是她不想與圖雷歡好,而是眼前的丈夫總讓他感覺有點怪異陌生,甚至有點兇殘。

不待碧絲婉轉拒絕的話語說完,無邊怒火突然在鐵木圖雷腦海炸裂,殺氣來得無比突兀,無比猛烈。

“賤人,你還敢回來,本王要殺了你!”

轟的一聲,擋在兩人之間的梨花木圓桌炸成了碎片。

“你……”

碧絲的功力在圖雷之上,可是她做夢也未想到丈夫會對她下毒手;生死瞬間,端莊佳人高大豐滿的身子向后一倒,整個人貼地劃動,行云流水般避開了漫天呼嘯的致命拳風。

碧絲靠著武者本能躲開了致命一擊,但她身后的搖籃卻暴露在了殺機之下,端莊佳人不由驚呼道:“小心女兒!”

妻子的驚呼令圖雷眼中紅光減弱,父愛之情油然而生,可惜停頓只是剎那而已,魔障之火化為瘋狂意念,占據了他錯線的腦海,鐵拳不慢反快,“淫婦,誰知道這是不是本王女兒,一起去死吧!”

“不要……”

驚恐至極的尖叫聲中,碧絲奮不顧身撲向了搖籃,以她的血肉之軀擋住了足以開碑裂石的鐵拳,一聲慘叫,端莊佳人噴血飛拋,狠狠撞在了墻壁上,瞬間人事不省。

傀儡人偶眼前一花,碧絲的鮮血濺在了他臉上,血腥之氣就似火把落入了油桶內,轟得一聲,圖雷頭上的王冠被怒火炸飛,三千頭發無風自動,加上一臉血跡,好似殺神附體。

劇烈的混亂引來了侍女尖叫,鐵木平托正好趕回王宮,急忙率兵沖了過來,緊接著所有人都被圖雷此時的模樣嚇得噤若寒蟬。

“汗王,這是……”

“賤人勾結外人,意圖對本王不利;把她關進大牢,抓住其余逆賊再一并處決!”





第四集:真假密使 第25章 城中大戰

鐵木圖雷臉色一沉,咬牙切齒道:“樂天狗賊呢?”

“啟稟汗王,計劃還算順利,樂天正在驛館等待你召見,不過耶律飛燕沒有入城,回耶律族去了,是否立刻派大軍追殺!

異?裨甑某鸷拮寛D雷竟然有了自己的意識,他對耶律飛燕并無殺心,只想著將樂天碎尸萬段,不由怒目收縮道:“本王沒有玉杖,可用軍隊不足,就別管耶律飛燕了!

話語微微一頓,鐵木圖雷猛然一腳跺碎了腳下地板,瞬間又變成了猙獰殺神,嘶吼道:“平托將軍,傳令下去,活捉狗賊樂天,本王要親手將他千刀萬剮,出發!”

驛館內,樂天正在傻看著月光,思念著離他而去的幾個佳
小提示:按 回車 [Enter] 鍵 返回書目,按 ← 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頁。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
七星彩走势图表最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