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王牌特工之旅》

下載本書

添加書簽

王牌特工之旅- 第29部分


按鍵盤上方向鍵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頁,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,按鍵盤上方向鍵 ↑ 可回到本頁頂部!
一下了!

碧絲從采娘口中了解了樂天許多事情,自然知道他只是一個冒牌貨,端莊佳人雖然對如此冒險的做法不怎么認同,但對樂天的豪邁義氣也很是贊嘆。

“樂兄弟,王妃畢竟是采蓮的娘親,你不用太擔心;倒是哈赤可汗出了名的精明,你此行定要千萬小心!

樂天一提韁繩,駿馬人立而起,他正要絕塵而去,一匹快馬突然從城里沖出,一片美麗的白羽飛速接近。

“樂公子,我要與你一起回去!

哈赤蜜兒眼底的憂傷依然存在,瓜子玉臉多了幾分堅毅,看著樂天道:“如果父親不中計,我會以死護送你們離開;恩公,不要阻撓,我呆在這兒比死還難受!

樂天沒有在細枝末節上過多糾纏,輕輕點頭之后,率先一夾馬腹,沖出百米會合了肖仕貴的隊伍,隨即全速沖向了哈赤族。





第三集:塞外風云 第11章 連蒙帶騙

城樓上,五個豐腴艷麗的中年美婦一直靜靜地看著遠去的隊伍,依娜王妃左右看了看梅艷芳菲四個側妃,忍不住問道:“姓樂的小子到底是什么身份?為何連肖仕貴也要刻意接近他?”

大汗王妃想不明白的事情,四個側妃更加一臉迷惑,沉默一會兒過后,梅妃主動道:“大姐,我們再去問一問采蓮,如果樂天真得有強大背景,咱們就不用阻撓了;唉,采蓮這丫頭哭得眼都腫啦!

“嗯,但愿吧,我又何嘗不想兩全其美!

豐腴長腿原地一轉,金色華服飄蕩中,依娜王妃眼中再次回復威儀之光,凝聲道:“給努爾熊回信,答應他的要求,讓他到飛馬城議和!”

塞外風云跌宕起伏,但相比中原京師的波詭云譎,又是小巫見大巫。

三王爺與六王爺在朝堂上一番勾心斗角后,回到府中還未喘出一口大氣,眉頭已再次緊鎖;為了保證對塞外的絕對控制,他特意派出了自己最得意的門生林青峰,原本一切進展順利,可是密報卻突然中斷,令三王爺怎能不心生煩躁。

“王爺,青峰公子已經半月沒有消息,肖仕貴來信說一切順利,但屬下總覺得可能出事啦;要不,讓屬下親自去一趟塞外?”

王府第一幕僚走到了書案前,俯身行禮,雙目低垂,刻意掩飾著眼底的一縷忐忑。

“方先生,那你去一趟吧,多帶幾個高手,一定要找到青峰,生要見人,死要見尸!”

“屬下遵命!”

幕僚凝聲接令,心中暗自竊喜,并大罵肖仕貴辦事不利,差一點連累了他。

青花城,哈赤族的中心,雖然叫做“城”,但其實只是一個帳篷與房屋混雜的大型市集,透過高高的木柵欄,樂天遠遠就看到了哈赤可汗的“宮殿”——一座石頭城堡。

王牌特工不由大為感嘆,難怪胡人雖勇猛彪悍,但卻總被雙月皇朝壓榨,經濟太落后啦!

有了肖仕貴的存在,哈赤族的“城門”很快大開,哈赤烈帶著一大群長老涌了出來,緊接著臉色大變;那救走女兒的年輕男子竟然也在,而且還走在肖仕貴前面,蜜兒也回來了,但卻不像是認錯求饒的模樣,這……太奇怪啦?!

眼神一跳,哈赤烈搶前幾步,單拳壓在胸前,行了一個胡人禮節,“難怪今天太陽這么明亮,原來是天神請來了肖大人,哈、哈……大人,請!”

肖仕貴金魚眼一亮,遠比往日要熱情許多,回了哈赤烈一禮,緊接著側身低頭,虛指樂天道:“哈赤可汗別急,還有一位朋友本官沒有介紹,這位是……樂公子,本官的朋友,從京師來得!

哈赤烈眼中的震動更加強烈,他已經從努爾熊口中聽說了樂天,知道此人可能是鐵木族買通肖仕貴的關鍵人物;如今看來,關系絕不止那么簡單,他可從沒見過肖仕貴對人這么謙卑。

“父親,女兒回來啦!

哈赤蜜兒從人群中走出,垂著眼簾向父親行了一禮。

不待哈赤烈回應女兒,樂天搶先走了上去,以略帶傲氣的語調道:“哈赤可汗,過去的事就過去了,如果不介意,就讓樂某做一個中間人,你們父女和好,怎樣?”

“對,對,樂公子說得對,父女骨肉,怎能因為一個外人傷了感情!

肖仕貴大聲附和,為密使大人搖旗吶喊,隨即對哈赤烈道:“哈赤可汗,蜜兒公主已經醒悟過錯,你就不要執著了,本官與樂公子可是特意為這事兒而來,你不會不給面子吧!

“大人言重了,樂公子,肖大人,里面請;來人呀,送公主回房,梳洗打扮!

短短片刻之間,精明的哈赤可汗已經認準了貴賓,主動站在了樂天身邊,笑臉相迎。

進得青花城,哈赤烈要立刻備下盛大酒宴,樂天卻揮手阻止道:“可汗不用急,樂某不善騎馬,有點疲累,不如先讓我等休息半日,到晚膳時,咱們再痛飲一番!

達官貴人自然身嬌肉貴,哈赤烈見肖仕貴一切都聽樂天安排,精明的老狐貍立刻話鋒一轉,親自把樂天帶到了最好的房間。

安頓好一群不速之客后,哈赤烈果然按照樂天希望那樣,疾步來到了女兒房中,一見面就連聲追問道:“蜜兒,樂公子到底是什么身份,你與她關系如何?”

“父親,樂公子只是仗義相助,救女兒一命,其它的……我不知道!

哈赤蜜兒咬了咬下唇,說話之時,下意識撓了撓掛在耳際的白羽,晶瑩玉臉更閃過一抹淡淡的嫣紅。

女兒撒謊的習慣動作被哈赤烈看到,他話語一頓,唉聲嘆氣道:“為父也知你在怨恨,不過為父一切都是為了你好,父女哪有隔夜仇;唉,蜜兒,樂公子是不是朝廷大員?”

在父親的感召下,哈赤蜜兒終于眼眸發紅,低著頭小聲道:“女兒知道的不多,只知他是……是什么密使,專門來塞外決定大可汗的人選!”

“密使?!”

真相比哈赤烈預料得還要震撼數倍,呆立片刻,他不由更加奇怪,堂堂密使為什么要來這兒,管這等閑事?

萬千迷惑交替閃現,哈赤烈強自壓下了一縷憧憬,無論是兵力、威望,還是與雙月皇朝的關系,肖仕貴與密使都不可能找他商談正事,目光一轉,哈赤烈看到了美麗的女兒,明悟在他眼中一閃而現。

“女兒,你與樂公子關系不一般吧,他是不是特意護送你回來?哈、哈……”

哈赤蜜兒眉梢眼角還殘留著絲絲憂傷,臉頰略顯憔悴,但這并未影響她的冰雪晶瑩,反而更加楚楚動人;明顯的羞紅浮上了冰肌玉顏,少女急忙搖頭否認,但眼中的羞澀卻不能抑制,令哈赤烈不由仰天大笑,歡暢無比。





第三集:塞外風云 第12章 強制洞房

塞外的明月分外的圓,特別地亮,一頂金碧輝煌的牛皮大帳內,歌舞盤旋,酒香彌漫。

樂天與哈赤烈不;ハ嗑淳,密使大人展現了驚人的酒量,肖仕貴雖不是海量,但也不得不陪著大碗大碗地往下灌。

“肖大人,哈赤可汗,咱們再喝一碗,干!”

樂天口中在喝酒,腳底也在悄悄流淌酒氣,九氣玄功果然奇妙無窮,打通九竅就能千杯不醉。

“大……大人,下官……不能喝啦!”

肖仕貴已醉得天旋地轉,話音未完,他已撲嗵一聲摔在了地氈上,呼呼大睡起來。

哈赤烈假意沒有聽到肖仕貴的失言尊稱,又喝了幾碗奶酒,這才含蓄地道:“小女很任性,這次多虧公子與肖大人護送她回來;蜜兒,你也敬樂公子一杯吧!

哈赤蜜兒聽話地舉起了酒杯,眼中悄然閃現一抹焦急的光華,隨即找了個借口,出帳而去。

“哈赤可汗好酒量,不愧是塞外英雄!

冒牌密使與哈赤烈一連又碰了幾碗,這才話鋒一轉道:“哈赤可汗,聽說貴族有一種神奇藥物青花毒,能否贈送樂某一瓶,讓樂某開開眼界!

毒藥自然要配備解藥,以樂天“密使”的身份,哈赤可汗本不應該拒絕,可惜哈赤烈酒量實在太好,腦袋依然很是清醒,一縷警惕立刻浮現。

“樂公子,哈赤烈不是吝嗇之人,不過……如果是為了木丹那賤民的話,請恕哈赤烈無能為力;那賤民只是我族一個無父孤兒,竟敢妄想娶我女兒,老夫原本只是把他趕出去,不想他還敢悄悄回來,意圖小女;不殺此賊,老夫就會淪為塞外的笑柄;樂公子,請原諒老夫的苦衷!

樂天心中一沉,沒想到老家伙這么狡猾,好在他也早有準備,下意識四周一看,然后壓低聲調道:“哈赤可汗既然這樣說了,樂某也不瞞你,此行確是為了姓木的小子討要解藥,不知哈赤可汗能否玉成?”

沉寂,令人窒息的沉寂突然來臨,哈赤烈說得雖然堅決,但在密使大人的目光籠罩下,手卻開始微微發抖,不知是過于緊張為難,還是怒火難忍。

好一會兒過后,哈赤烈耳朵上的大銀環顫了顫,干澀開口道:“不知樂公子與他什么關系,是不是蜜兒求你?”

“哈、哈……我對木丹可沒什么好感,可汗不用這么擔憂!

樂天大手一揮,令哈赤烈瞬間由憂到喜,冒牌秘使向前一傾身子,神秘而得意道:“這是我與蜜兒小姐的一個交易,我救活木丹,蜜兒小姐與我一起返回中原,呵、呵……樂天做事冒失,還請可汗原諒,樂某在此正式向可汗提親,以后一定將功補過,為岳丈大人臉上添光!

“!”

事情變成這樣,連精明的哈赤烈也不由心緒亂舞,一股狂喜充斥了他的心窩,用女兒巴結大靠山,這不正是他一心所求嗎?!

“樂公子,蜜兒真是親口這樣說的,她想通啦?”

哈赤烈想起了女兒天性的倔強,狂喜開始下降,深陷的眼眶內,陰沉的光華忽閃忽現。

“父親,女兒已經下定了決心!

帳門一掀,哈赤蜜兒高挑秀美的倩影盈盈而立,寶石般美眸此時淚珠彌漫,少女雙膝跪地道:“父親,只要救活了木丹,女兒立刻離開他,一生隨伺的樂公子左右,為奴為婢,在所不辭!

“蜜兒小姐快起來,你是我見過最美麗善良的女子,是我樂天的夫人,怎能當奴婢呢!”

樂天搶先沖了上去,就像呵護珍寶一般,小心地把哈赤蜜兒扶了起來。

蜜兒臉上委屈的目光,樂天眼中傾慕的光華,兩者渾然交織,讓哈赤烈心中猜忌去了大半;一臉笑意道:“蜜兒,你能想通當然好了,你先下去,為父再與樂公子聊一會兒!

成功在望,蜜兒忍不住身子顫抖,幸虧樂天擋住了哈赤烈的目光,少女這才沒有露餡。

樂天親自護送蜜兒出帳,然后回到帳中,搶先俯身一禮道:“樂天拜見岳丈大人,岳丈有事盡管吩咐,不敢欺瞞岳丈,樂天還有一點小小力量!

“哈、哈……賢婿,不用多禮!

一老一少兩只狐貍同聲歡笑,笑聲稍落,哈赤烈又突然道:“賢婿,今天正好是天神賜福的好日子,不如現在就舉行婚禮,按照我哈赤族規矩,老夫會派人為你們住持洞房之禮!

“!”

這一下輪到樂天下巴落地,哈赤烈竟然要他與哈赤蜜兒立刻結婚,而且還要派侍女在一旁監視;噓,這老家伙真是太狡猾了!

“岳丈,這是否太過倉促,會委屈蜜兒,要不……”

樂天心中瞬間閃過萬千意念,臉上一片為難,眼中卻是躍躍欲試,把天下男人的虛偽與好色演繹得入木三分,最后自相矛盾道:“岳丈,要不先讓我與蜜兒談一下,如果我不能勸動蜜兒,再由岳丈你出面,嘿、嘿……小婿以后定會大大回報岳丈!

男人的本色反應讓哈赤烈開懷大笑,自然沒有反對的道理。

穿過一排堅硬的柵欄,走過層層守衛,樂天小心地進入了蜜兒公主的營帳,帳簾垂落的剎那,一個守衛也將耳朵貼在了帳篷上。

一會兒過后,帳內傳出了蜜兒公主的哭聲,然后是摔東西的聲音,緊接著冒牌密使抱著腦袋竄了出來,狼狽不已。

哈赤烈早就料到了這結果,面帶笑意安撫了秘使大人幾句,然后氣沖沖地向帳內走去。

“岳丈,不要嚇著蜜兒!鳖~頭淤青的樂天雙手連搖,一副被女色迷得神魂顛倒的模樣。

哈赤烈停在了帳門口,一邊點頭,一邊對樂天的骨氣大為鄙視,同時又暗自歡喜,密使越是寵愛蜜兒,對他來說以后越是大有好處。

走進帳內,他一改以往習慣,一臉慈父模樣討好女兒道:“蜜兒,你不要再讓父親傷心了,樂公子一表人才,對你又百般寵愛,豈是那賤民可比?”

“女兒……女兒說過,只要他救活木丹,女兒就嫁給他,保證永遠不與木丹見面。女兒也知道他是好人,但是也不能這樣,把女兒看成什么人了,不行!”

“不行也要行!”

哈赤烈轉眼又變成了原來的模樣,蠻橫地威脅道:“你要想救木丹,就必須成為樂公子的妻子;女子嫁了人,想法自然就會變,若不生米煮成熟飯,永遠別想得到解藥!”

“父親,那……好吧,女兒認命了!”
小提示:按 回車 [Enter] 鍵 返回書目,按 ← 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頁。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
七星彩走势图表最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