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王牌特工之旅》

下載本書

添加書簽

王牌特工之旅- 第27部分


按鍵盤上方向鍵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頁,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,按鍵盤上方向鍵 ↑ 可回到本頁頂部!
你大哥現在還一直后悔,當年不該讓妹妹代他去中原!

鐵木碧絲把依然哀傷的采娘送入了樂天懷抱,然后看著開始荒涼的草原,慨嘆飄入了秋風之中,“唉,父王一死,圖雷雖然繼任大可汗王位,但卻不被各族承認,更壓不住努爾族的反心,肖仕貴又在后面推波助瀾,哈赤族雖然表面中立,其實一直與努爾熊暗中勾結,耶律族又獨善其身,咱們已連續吃了三場敗仗!

殘酷的現實終于抵消了悲傷,采娘臉色蒼白,下意識看向了她無比崇拜的情郎,“老公,你快想個法子,把努爾熊打!”

“我……”

王牌特工從來不是謙虛之人,但這次也不敢拍胸膛充英雄,以他這區區幾十號人,怎能扭轉乾坤?!

胡地戰火紛飛,鐵木族連敗連退,在這陰云密布的關鍵時刻,采娘回來啦,帶著幾千斤私鹽回來啦!

“!”

看到堆成小山的私鹽,優雅端莊的少王妃竟然也呆立當場,滿月玉容激動得嫣紅密布,私鹽的重要甚至超過了樂天想象。

“采蓮,你是怎么辦到的?快給我講講,太好啦!有了私鹽,咱們就可以請動耶律族的精兵,就是哈赤烈也可能會動心!

“嘻嘻,咱們邊走邊說,我想盡快回到飛馬城,見到母親!

隨著時光流轉,爽朗的采娘終于逐漸壓抑了悲傷,回復了迷人野性,話鋒一轉嘻笑道:“碧絲,我現在該叫你嫂子了,大哥那木頭還算有本事嘛,能把咱們鐵木族第一美人追到手;咦,你當初不是不愿意接受我哥的花環嗎?”

“世事無常嘛,采蓮,你這野丫頭不也找到意中人了嗎?”

鐵木碧絲嫣然笑語,故意看了一眼后面的樂天,讓采娘當場露出了幸福的笑意,再不好意思打趣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姐妹。

飛馬城,位于胡地草原與群山交接之處,邊塞唯一一座真正意義上的大城;對胡人四族來說,這就是皇宮,是權力的象征,是各族都想占有的寶座!

歡聲在草原上飄蕩三天之后,隱約的山影終于出現在地平線上,鐵木碧絲一揚馬鞭,率先沖回城里報告喜訊。

樂天終于找到了與采娘獨處的機會,先用力抱住了胡人公主雌豹般,一番親熱后,這才問出了心中盤旋已久的迷惑,“老婆,你的功力怎么與你嫂子差那么多?連老公我也不是她的對手!

采娘與情郎共乘一騎,好在胡人天性奔放,遠近族人并沒有過多注視。野性佳人嬌喘吁吁道:“碧絲小時候遇到了一個神秘的師父,教了她一身武功,我的刀法就是偷學她的,咯、咯……老公,別撓,好癢,我也不知道她師父是誰,碧絲從不對人說,只聽說是一個游歷到這兒的世外高人!

“她有一點升云閣的影子!”

風漫雪輕柔悅耳的仙音隨風而來,嬌美貴婦雙目閃過一抹靈光,似若回憶般道:“我曾經見過當今升云閣主,兩者氣質雖然不同,但那種特別的感覺卻有點相似!

聽大老婆這么一說,樂天也想起了飄逸神秘的華夢月,心海意念一動,王牌特工臉上也閃現了一抹恍然大悟的光華,隨即是更多的迷惑不解。

日漸深厚的功力讓樂天也學會了傳音入密,清朗話音直接在大老婆耳中響起,“漫雪,不是說升云閣每一代只有一個弟子行走江湖嗎?而且,這鐵木碧絲功力雖高,但比起華夢月,我感覺還是差了一些!

秋波傳情,仙音送意,風漫雪略帶戲謔道:“傻瓜,別人說什么,你就信什么呀!升云閣要是每代只出一名弟子,就算功力通天,恐怕也早被世人遺忘了;除了最杰出的傳人之外,升云閣的隱秘弟子多得是!

采娘躺在情郎懷中,美美地享受了一會兒,突然被隱約的悲泣驚醒,善良佳人眼神一黯,輕輕地推了推樂天胸膛道:“老公,你看哈赤蜜兒,好可憐呀;哈赤烈真不是個東西,為了用女兒巴結權貴,把她害成了這樣!

一架胡族敞篷馬車上,哈赤蜜兒一直緊抱著木丹,少女雙目已經流不出淚水,整個人不言不語,好似靈魂早已死亡。

樂天一聲長嘆,獨自來到馬車前,動了好幾下,卻怎么也找不出勸說的話語;他呆立一會兒,正要無聲離開,哈赤蜜兒卻突兀地開口了,“樂公子,我知道你是俠士君子,蜜兒有一事相求!

樂天急忙撥轉馬頭,喜色還未浮上臉頰,緊接著就被少女嚇了一大跳。

“樂公子,我與木哥哥死后,請把我們葬在一起!木哥哥喜歡登高望遠,如果能葬在山頂,哈赤蜜兒感激不盡!

“啊,別、別灰心,木丹不是還活著嗎?”

樂天雙手連搖,沖動的話語不經大腦,脫口而出道:“不是還有解藥嗎,時間沒到,蜜兒公主可千萬別做傻事,也許你父親會回心轉意也說不定!

“不可能的,我了解父親!

哈赤蜜兒眼中的死灰越來越濃,失神呢喃道:“請樂公子千萬記得,要把我們葬在一起……”

樂天急忙故技重施,再次點中了哈赤蜜兒的昏睡穴,制止了少女自斷心脈的行為,然后郁悶地長嘆了一聲。





第三集:塞外風云 第07章 岳母冷漠

隊伍緩緩前進,一會兒過后,天空愁云突然遇上了歡呼的海浪,一座雄偉的城樓鋪天蓋地般映入了樂天眼簾。

飛馬城城門大開,一隊人馬迎了出來,樂天還未看清人影,身邊的采娘已縱馬沖出,歡叫道:“母親……”

采娘飛奔而去,樂天雙目一振,好奇的目光下意識追了上去。

胡族最高位置自然是大可汗,但這二十年來,最有權力的卻是一個女人——大汗王妃依娜,樂天從老婆口中得知,全憑依娜王妃的智慧,采娘的父親才坐上了大汗王之位,如今又親自把兒子鐵木圖雷扶上了寶座,可謂塞外一代巾幗梟雄。

看到依娜王妃第一眼,樂天終于明白,采娘為什么會有一雙絕色長腿,風流特工看著依娜王妃,仿佛看到了二十年后的采娘,而且是一個美麗不減,更添豐韻的野性“采娘”。

女兒激動無比飛奔而來,一身金黃華服的依娜王妃卻只是淡淡一笑,小麥色臉頰除了天生的野性外,還多了采娘沒有的威儀華貴,“采蓮,回來就好,鐵木族正值危難之際,你是大可汗的女兒,正該為族人出一份力!”

采娘在母親面前,有如小女孩一樣很是聽教,依娜王妃終于露出一絲母親的慈愛,仔細打量了一下分別幾年的女兒,欣慰地張開了雙臂,輕輕抱了抱女兒,隨即側身指著身后四個中年美婦道:“采蓮,給四位姨娘請安!

采娘與四個大汗王側妃歡聚之時,碧絲來到婆婆身邊,小聲地說了幾句;依娜夫人目光一亮,如有實質般籠罩了幾丈外的樂天。

“樂天見過王妃!”

樂天強壓下心中那縷莫名的顫抖,以禮貌的步伐走了過去,近距離行禮之際,他終于找到了依娜王妃與采娘不同的地方。

采娘眼底只有野性與爽朗,而依娜王妃眼底卻多出了一道光華——權利與野心的光華,一種王牌特工很不喜歡的東西。

“樂幫主,多謝你對采蓮的照顧,邊塞苦寒,招待不周,還望樂幫主不要介意!

威儀王妃說得客氣,但樂天卻總覺得有點不對味兒,這口吻可不像是岳母對女婿的說話,倒像是在敷衍下屬。

采娘也感覺到了母親語氣的生疏,她不敢對母親生氣,唯有大膽地挽住了樂天的手臂,給了情郎無聲的撫慰;王牌特工是何等人物,連六王爺與升云圣女都能悠然應對,先前的幾分拘束全因采娘的關系,怎會被一個邊塞王妃的氣勢壓倒。

下一秒,樂天雙目微微一收,剎那浮現無賴而迷人的微笑,以輕閑回敬輕視道:“樂某只是一個尋常商人,王妃不用這么客氣,只要不說我是奸商,就感激不盡了,呵、呵!”

輕笑聲中,樂天目光轉向了采娘,絲毫不顧忌依娜王妃眼底的不悅,伸著懶腰道:“采姐,走了這么久,我還真有點累了,有休息的地方嗎?”

依娜王妃華服下的劇烈動蕩了一下,不論是她的美色,還是地位,她還從未見過如此視而不見的男人,這不是故意的輕視,而是一種發自骨子里的傲氣,就連一旁的鐵木碧絲也不由一愣,再次感受到了樂天與眾不同的氣息。

意料之外的尷尬突然降臨,采娘夾在中間很是難受,碧絲見狀,先將雙眸發紅的采娘拉到了身邊,然后親切地對樂天道:“樂公子,采蓮與王妃分別了好幾年,她們一定有許多話要說,不如讓我帶你去驛館休息吧,請跟我來!

“碧絲,你真好,咯、咯……”

采娘見樂天氣息平和下來,這才松了一口大氣,當著母親的面大膽地稱呼道:“老公,你隨嫂子去吧,我與母親聊完天立刻去找你!

佳人的眼光充滿了哀求,樂天也不想與未來岳母爆發大沖突,簡單行禮后,跟著碧絲豐盈端莊的倩影走入了飛馬城。

“采蓮,樂天幫就這點人馬?從沒有聽說中原五郡有這個字號,你怎么會與他們攪合在一起?”

依娜王妃毫不掩飾心中的輕視,采娘這下完全明白了娘親冷漠的原因,心生不滿的野性佳人朱唇一顫,樂天幫最大的秘密——“死島”差一點脫口而出,好在她及時想起了風漫雪的千叮萬囑,及時咬住了唇舌,隨即不滿道,“娘親,女兒也累了,先回房休息了!

飛馬城驛館內,引路的碧絲還未離去,風鈴兒已經發出了哼聲。

“樂哥哥,咱們千里迢迢送鹽來這兒,那女人太討厭了,要不是看在采姐面子上,人家就讓她好看!

樂天還未開口,鐵木碧絲已經面露微笑,優雅端莊的笑容沒有絲毫介意,柔聲解釋道:“鈴兒妹妹,王妃可能是因為戰局緊張,所以心情不好,你就看在采蓮與我的面子上,不要生氣了,好嗎?”

“咯、咯……我知道碧絲姐姐是好人!

嬌美少女的怨氣來得快,去得也快,幾天相處下來,她與鐵木碧絲已經建立了不錯的交情,更加喜歡碧絲未滿周歲的女兒,笑聲還在眾人耳中回蕩,她已經沖向了侍女懷中的小嬰兒。





第三集:塞外風云 第08章 婚姻籌碼

樂天無奈地搖了搖頭,然后大有深意地對碧絲道:“嫂子,你帶句話給采姐,讓她不要煩惱,我不會讓她夾在中間難受的!

王牌特工灑脫的眼神光華閃現,鐵木碧絲神色舒展,言語間也親切了許多,“樂兄弟,采蓮給我講了許多你們的事,相信王妃會改變看法的,她并不是笨人,鐵木族離不開你的幫助!

不知不覺間,兩人的對話少了許多客套,樂天在碧絲的微笑感召下心結盡去,笑語之際,他突然嗅到了一種很是特別,很是的香味,脫口驚嘆道:“好香呀!嫂子,是你們胡族的美食嗎?呵、呵,正好有點餓啦,我一定要嘗嘗!

花信少婦微微一愣,隨著樂天的目光左右一看,并未見到什么特別的食物,再一凝神,碧絲端莊的玉臉突然閃現一抹羞紅,急忙轉過身子,遮掩了她胸前衣裙溢奶的痕跡,緊接著很是突兀道:“我還有點公文要處理,樂兄弟有事盡管吩咐下人,告辭!

鐵木碧絲逃一般離去,急促的腳步似乎生恐樂天追逐,讓王牌特工迷惑地眨了眨眼,不知道自己何時說錯了話。

樂天幫眾人各自回房休息,風漫雪飄然來到樂天身邊,一起眺望天際浮云,凝聲嘆息道:“樂天,咱們來得有點不是時候呀,唉!”

喧鬧過后,驛站回復了寧靜,樂天久等不見采娘來到,索性睡起了大覺;王牌特工鼾聲響起時,一匹努爾族的快馬正好沖過飛馬城的城門;又過了一個時辰,一隊朝廷官兵大模大樣出現,為首之人正是與樂天有著一面之緣的肖仕貴。

邊塞的天空突然風起云涌,山雨欲來!

大汗王宮內,依娜王妃熱情地迎接了肖仕貴的來到,一番客套后,她輕揚一紙信函,主動問道:“肖大人此來,是否為了努爾族議和之事?依娜已經看了信中內容,為了塞外的和平……”

“王妃果然大仁大義,本官一直認為鐵木族是塞外真主,不過……”

肖仕貴金魚眼一閃,讓人意外地改變了話題,“不過本官今日不是為這事而來,只是覺得悶,來飛馬城散散心,王妃不會把本官趕出去吧,哈哈!”

“依娜不敢,大人說笑啦!贝蠛雇蹂L腿微微一側,揚聲揮手命令下人開始準備宴席,為肖仕貴接風洗塵。

“王妃,不用急,慢慢準備也不遲!

肖仕貴一臉假笑,隨即以隨意的口吻道:“聽說飛馬城來了一位中原客人,本官很久沒有回京師了,能否請他前來赴宴,本官也好打聽一下中原的情形?”

朝廷官員竟然要向商人請教,借口很是離譜,大汗王妃暗自一愣,一邊發出請人的命令,一邊試探詢問肖仕貴與樂天的關系,但老奸巨猾的貪官卻一點口風也沒有透露。
小提示:按 回車 [Enter] 鍵 返回書目,按 ← 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頁。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
七星彩走势图表最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