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王牌特工之旅》

下載本書

添加書簽

王牌特工之旅- 第24部分


按鍵盤上方向鍵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頁,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,按鍵盤上方向鍵 ↑ 可回到本頁頂部!

樂天等人被唬得面色微變,胡族的局勢似乎比他們想象中還要亂,而肖仕貴的語氣又很是堅定,看不出有絲毫接受賄賂的意思。

采娘一急,沖上前去道:“肖大人,這是我們哈赤族長急需要得貨物,請通融一下,族長他日必然萬分感激!

“你認識我?沒在哈赤族見過你呀;咦,很少聽說女人干這事,抬起頭來,讓本官仔細看看!

采娘雖然易了容,但野性誘惑的身子卻掩飾不了,一雙美麗長腿更足以勾起任何男人的欲念,眾人不禁心弦一沉,暗叫不好,風鈴兒甚至握住了隱藏的劍柄。

商隊上下神色一片怪異,肖仕貴好歹也是一方守將,眼神一縮,懷疑的目光上下掃視,風中的落葉突然一頓,關卡內外寒氣陡增。

“肖大人,借一步說話!睒诽焐硇斡迫灰煌,先前那幾分謙卑消失不見,反而以大咧咧的目光看著肖仕貴。

商人如此無禮,身處官場的肖仕貴反而立刻翻身下馬,語帶小心地問道:“你是?”

一塊令牌擋住了四品小官的目光,樂天輕搖著從郡王府“借”來的寶貝,更加高傲道:“肖大人,看清楚了嗎?要不要帶回家去看個清楚呀?”

“下官看清楚了,原來是秘使大人,下官無禮,還請大人海涵!”

冷汗不停落下,肖仕貴連擦也不敢擦,身子一彎,像條狗一樣問道:“敢問大人這是……”

樂天臉上一片傲氣,心中卻暗自一愣,隨即光速拿定了主意,假裝明白,更加高傲道:“上頭的密令,你也想聽?肖大人,你真是當官當糊涂啦!”

樂天向前一步,逼得四品小官兒連連后退,然后又話鋒一轉,順著肖仕貴的語氣含糊其辭道:“大人放心,只要你沒做過對不起上頭的事情,在下回去,一定替大人說好話!

“多謝秘使大人,下官有禮啦!

肖仕貴送上得不僅是敬禮,還有一大疊銀票,見秘使大人歡喜地將銀票裝入懷中,他才稍稍松了一口大氣。

商隊像大爺般過關而去,走出好遠,肖仕貴還在城門揮手,好似一個送行的怨婦一般,風鈴兒樂不可支道:“樂哥哥,你這是什么玩意兒呀,真好用!咯咯……”

“這是郡王府的東西,我本來想用它離開源城,不過沒用上,沒想到在這兒派上了大用場,嘿、嘿……皇家的令牌都差不多,估計那金魚眼一定誤以為我是其他人!

王牌特工得意地自我吹噓了一會兒,扭頭看見采娘的笑意有點勉強,似乎在思索著什么事情。





第二集:死島春色 第26章 胡人鐵騎

樂天還未開口,風漫雪已柔聲問道:“采娘,你在擔憂什么?”

長腿佳人展顏一笑道:“我在城門口時,似乎看到了努爾族長努爾熊,但人太多,一閃就不見了;如果努爾族與狗官勾結在一起,那我們鐵木族就危險啦,而且我在蜀城連一個族人也沒看見,情形很不正常!

“采姐,不用想太多,咱們加快速度,回去一看不就明白了嗎?”

樂天話音未落,采娘突然飛身下馬,伏地探聽;幾秒過后,野性佳人花容失色道:“有追兵,是努爾族的鐵騎,我能聽出他們的蹄聲,至少也有兩百人!

擔憂成為了現實,眾人立刻催動坐騎向前方沖去,但胡族騎兵的威力果然名不虛傳,一會兒就追得煙塵可見。

“樂哥哥,馱著鹽袋咱們跑不快,要不把鹽扔了吧?”

樂天在海上拋鹽逃生實屬壯士斷臂,如今眼看成功在即,他可不想功虧一簣,王牌特工眼簾一收,雙目剎那浮現冷酷迷人的光華。

“兄弟們,進左方那個山谷,既然逃不了,咱們就不逃;反正大家的刀口也快生銹啦,不如磨一磨,怎樣?”

“哈、哈……幫主說得對!”

樂天的豪氣感染了五十個兄弟的熱血,五十把鋼刀迎風一晃,荒涼的山野陡然有了不一樣的色彩。

三女與情郎心意相通,知道他要把敵兵誘入狹窄空間,以己之長,攻敵之短;風漫雪母女立刻眼露異彩,采娘雖然也為自己男人的勇武自豪,但她更加了解塞外的地形結構。

“老公,這種山谷兩端又窄又陡,只有中間是一段斜坡,雖然是伏擊的好地方,但以咱們的速度,定會被努爾族的人提前追上;山谷地形狹窄,無處閃避,鐵騎一沖,一般江湖高手也抵擋不住!

“采姐,你在前開路,我斷后;放心,你們一定有時間布下埋伏!

深情的微笑浮上臉頰,樂天突然一掌拍在了采娘座下的馬股上,馬兒一聲驚叫縱蹄而去;野性佳人也不是多愁善感的女子,銀牙微咬,立刻沖到了最前。

只有在敵人追來前到達斜坡,才有可能以少勝多;誰都明白這個道理,可惜樂天幫眾兄弟只擅長水戰,騎術實在不怎么樣,兩騎并排沖到谷口,竟然砰地一聲互相撞在了一起。

五十余騎戰馬還未完全進入谷口,努爾族的鐵騎已經清晰可見,樂天眼中冷酷的光芒更加明亮,一邊命令眾人繼續向里進發,一邊縱馬沖向了山丘,刀光閃爍迎向了鐵騎。

風鈴兒抽劍在手就要追上去,娘親卻按住了她的手腕,凝聲道:“樂天想在江湖揚名立萬,就必須經歷生死殺戮來提高功力,胡人雖猛,但比起五郡高手還是差了許多,讓他歷練一下吧!

“娘親,可是……萬一樂哥哥打不過他們呢?”純真少女對天下爭霸興致不大,對情郎的安危更加在意。

“這一點危難都過不了,樂天幫也沒有存在的必要!

風漫雪毫不猶豫撥轉馬頭沖向了山谷,紫色倩影英姿颯爽,“鈴兒,相信娘親,咱們幫他太多只會害了他;走吧,娘親怎會讓他去送死呢!”

“轟隆隆……”

大地好似滾雷顫抖,單人獨騎與兩百鐵騎飛速接近。

為了消滅未知的敵人,努爾熊緊急調動了最強的兩百精騎,他自己更是沖在最前,把手下甩在了百米之后。

十丈、八丈、六丈……嗖地一聲,樂天手中的回形刀突然弧形飛出,寒光似電,真氣嗚鳴,王牌特工的殺招相比在揚城時,已不可同日而語,但飛刀過處,竟然一無所獲。

努爾族長黑熊般粗壯的身形竟然輕盈地向下一沉,縮到了馬腹下,輕易化解了回形刀的殺招,不待樂天二次出刀,胡馬突然奇跡般加速,拖著胡刀的寒光撕裂了虛空。

“鐺……”

兩馬閃電般交錯而過,金鐵交鳴之音沖天而起,樂天臉色微微一變,敵騎竟然震得他雙臂發麻,精湛的騎術果然可以讓人功力倍增。

馬蹄微頓,塵土飛濺,樂天的功力同樣讓努爾熊眼露震驚,同時更加認定對方是來搶大族長寶座的神秘敵人,臉上刀疤瞬間紫紅凸出,猙獰無比。

“駕!”

一聲暴吼,努爾熊座下戰馬迅速轉過身來,然后四蹄凌空而起,他的胡刀也是真氣充斥,刀芒暴射而出,比樂天的真氣還要強大;能成為一族之長,努爾熊果然有著強大的實力!

對手的強悍牽動了王牌特工體內的九氣玄功,意念一動,真氣涌入樂天雙目,敵人刀風瞬間變“慢”,他神奇地看到了一絲破綻,回形刀不由自主彈空而起,輕盈飄動。

舉重若輕,制敵機先,樂天這一天已經超越了他的極限,堪稱完美,可惜他身下的駿馬卻突然跳了跳,讓王牌特工一刀偏向,完美剎那變為敗筆——無奈的敗筆!

眨眼之間,彎刀已砍到了樂天頭頂;危急之下,他下意識向下一沉,學起胡人的招式馬腹藏身。

撲嗵一聲,班門弄斧的樂天竟然掉下馬去,身子與草地接觸的瞬間,王牌特工不驚反喜,暗罵自己笨蛋,竟然與胡人在馬背上決斗,這不是找死嗎!

大占上風的努爾熊刀勢不變,兩腿輕輕一動,座下駿馬馬身一斜,刀鋒立刻自然地閃過了無人的戰馬,不費一點時間,彎刀就追上了樂天翻滾的身形,讓樂天再次大開眼界。

樂天有點艱難地擋住了努爾熊一連三刀,正想躍身逃走,不料大隊騎兵已經沖到了近前,他轉瞬就被數不清的馬腿淹沒;戰馬之蹄似若鐵錘,從四面八方向他飛踢而至!





第三集:塞外風云 第01章 刀馬合一

億萬青草同時低頭,猛烈的颶風憑空突現,煙塵似若巨龍沖天而起,彌漫了塞外草原;煙塵之中,激蕩著刀劍相撞聲,戰馬嘶鳴聲,還有人類的慘叫與怒吼聲。

突然,一簇血箭染紅了塵埃,一匹受驚的戰馬從混亂的戰場狂沖而出,馬股流血,四蹄如飛,轉眼就到了十丈開外,馬上的胡人還未來得及勒馬收韁,一道寒光已詭異地在馬腹下出現,將他砍翻馬下。

幻影閃爍,草屑紛飛,樂天翻身而上,似若風中柳絮,輕盈地“粘”在了馬背上,隨即一撥馬頭,驚馬沖向了狹窄的山谷。

“嗷——”

努爾族騎兵的狼嚎聲吹開了煙塵,彎刀一揚,兩百精騎再次如雷轟鳴。

壓力之下,人類的潛能得以爆發,樂天無師自通掌握了御馬之術,九氣玄功鉆入馬體之內,誤打誤撞下,他竟然奇跡般與馬兒取得了共鳴,馬股鮮血頓止,馬兒雙目瞬間回復了溫和,四蹄在大地一蹬,一人一馬閃電般沖過了狹窄谷口。

努爾可汗的熊眼一片血紅,帶領兩百胡兵猛踢坐騎,一股浪頭緊跟著追進了山谷。

兩側陡峭的山壁在耳邊飛退,樂天興奮地感受著馬術的奇妙,一眨眼,他竟然看到了自己手下的影子。

不知是胡騎太快,還是樂天幫眾兄弟的騎術實在不敢恭維,幫主老大拼了性命一番苦戰,他們竟然還沒有到達埋伏地點。

遭啦!

樂天心神一沉,他可不想妙計變成自投羅網,電光石火之間,王牌特工眼中冷光一閃,猛然一扯韁繩,九氣玄功與他的意念同時鉆入了馬兒體內。

草原駿馬首先人立而起,仰天嘶鳴,緊接著后蹄原地一轉,前蹄重重落地,馬首已經正對追兵;在這狹窄空間,駿馬以令人瞠目結舌的動作,一百八十度地轉過身來。

胡兵的震撼只在剎那之間,沖在最前的敵騎距離樂天只有幾米遠,胡族彎刀停頓了半秒,隨即狠狠撕裂了虛空。

狹路相逢勇者勝,王牌特工固然一夫當關,那胡兵也是毫不退縮,狼嚎聲中,胡兵連人帶馬騰空而起,刀光與馬蹄同時殺向了樂天。

恍惚間,時空為之迷離,樂天似乎看到自己特工生涯里飛車對撞的畫面,一團熱血在胸口爆炸,王牌特工就像踩下油門般,猛然重踢馬腹,嗖地一聲,他也連人帶馬離開了大地,刀若流星,蹄若鐵錘!

狂風呼嘯,空間飛速縮小,兩匹戰馬的頭顱飛速接近,同歸于盡就在轉眼之間,胡人的彪悍與特工的勇武充斥了山谷的天與地。

“砰!”

一團碎石被樂天的戰馬踢碎,就在那生死剎那,九氣玄功再造奇跡,身在半空的樂天與戰馬竟然二次升空,從胡騎頭頂躍了過去。

一上一下,敵我交錯之間,回形刀的寒光一掃而過,胡兵的血箭立刻染紅了空間。

同伴的死亡激起了胡人的野性,不待樂天的馬兒四蹄站穩,兩柄胡刀已并肩斬向了越變越強大的對手。

狹窄空間限制了騎兵的威力,但同樣也限制樂天的回形刀;面對兩個彪悍胡騎,他再不能以巧取勝,唯有老老實實揮刀抵擋。

金鐵交鳴之音刺耳回蕩,三匹馬兒堵住了通道,樂天腦海突然靈光一閃,手中刀芒縮小了三分,如果這樣拖下去,遠比殺掉眼前兩騎更加有用。

刀光在火花中僵持不下,樂天正暗自得意,不料第三把胡刀突然從兩個敵人夾縫間破空而現。

胡族騎術的強大遠遠超出樂天這“菜鳥”的想象,一個胡兵竟然離開了自己的馬背,跳到了兩同伴身后,兩腳踏在兩匹馬兒背上,竟然變成了兩馬三人,威力成倍翻升。

“!”

驚嘆之中,樂天的衣袖被刀鋒斬成了碎片,他不得不凌空翻飛而退,雖然躲過了那致命的一刀,但卻遠離了馬兒。

第三把胡刀順勢砍殺了“叛變”的坐騎,一騎胡兵立刻縱馬前沖,胡刀從下而上,順著奔馬之勢,以弧形的軌跡斬向了樂天的胸口。

“鐺——”

巨響聲令眾人雙耳嗡鳴,樂天被敵人簡單的一刀震得向后飛退,雙腳在地面拖出了兩道深深的痕跡。

胡兵馬勢一盡,刀光頓收,不待樂天停住身形,第二騎又從前一騎胡兵身邊沖過,以相同的速度,相同的招式,斬向了相同的部位。

又是火花四濺,金鐵交鳴,樂天再次向后飛出了一丈,雙臂已有顫抖的跡象。

兩刀過后,堵住通道的兩騎胡兵突然向兩側一讓,連人帶馬“貼”在了山壁上,就此讓出了一騎突進的縫隙;馬蹄濺起了滿天碎石,第三騎猛然從“石雨”中殺出。

連續三刀過后,樂天已倒飛了幾十米,雙臂發酸;他終于徹徹底底理解了采娘的話語,即使是一流高手,只要給予騎兵沖擊的空間,就等于送死。

胡兵沖殺的間隙只有一
小提示:按 回車 [Enter] 鍵 返回書目,按 ← 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頁。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
七星彩走势图表最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