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王牌特工之旅》

下載本書

添加書簽

王牌特工之旅- 第22部分


按鍵盤上方向鍵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頁,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,按鍵盤上方向鍵 ↑ 可回到本頁頂部!

“玉嬌遵命!”

童玉嬌以別扭的動作俯身行禮,緊接著又面色潮紅,顫聲請求道:“女師大人,奴家……身子不適,坐臥都十分……困難,能否休養幾日再負罪離去?”

妖嬈少婦話音未落,三個美少女的目光已落到了她身上,先是迷惑地上下掃視,然后恍然大悟,三張玉臉齊唰唰紅霞彌漫,下意識狠狠瞪了“兇手”一眼。

“既然如此,就給你三日期限,望你好自為之!

南宮冰霜暗自運功,強行壓下了臉頰升起的熱氣,隨即冷冷地看向了被郡主利用的書童,“樂天,既然你不是真正的書童,也不能繼續呆在府中,盡快離去吧!

童謠一聽,立刻想反對,卻被女師的寒氣壓了下去,樂天臉上一片郁悶,心中卻是樂開了花,呵、呵……終于可以逃出小郡主的魔爪了。

南宮冰霜對小桐與小妍只是輕責了幾句,最后一揮衣袖,將幾個男女掃出了書房。

童玉嬌在心腹侍女的扶持下,回到了她自己的院子,童謠悶悶不樂,踢飛了一粒石子兒,小桐眼珠一轉,上前道:“郡主,女師大人只是叫樂天盡快離開,但并沒說具體時間,你不用這么生氣!

“對呀!咯、咯……好朋友,咱們做試練去!

“!”樂天歡快的心情一下子愁云密布,急忙在三女動手前,故作凝重道:“郡主,童玉嬌找借口不離開,說不定還有陰謀,要小心呀!”

“嗯,那倒是,咱們再去聽一聽,咯、咯……”

一男三女在歡聲笑語中又來到了隱蔽的墻根,豎著耳朵貼上了聽筒;聽筒另一端,果然傳來了童玉嬌的聲音,只聽妖嬈女人不停叫疼,還大罵上藥的侍女。

心腹侍女小心地將金創藥抹在了少夫人上,同時恨聲道:“夫人,要不要派人殺了姓樂的狗賊?他只是一個外人,就是郡王知道啦,想來也不會太過怪責!

樂天心一緊,卻聽到童玉嬌長嘆一口氣,“算啦,咱們斗不過,我也不想斗啦;等傷一好;立刻離開,啊……你輕一點,他的那玩意兒太大了,幸虧他最后留了情,不然我恐怕會被插死!”

“哎喲!”圍墻外,小郡主扔開聽筒,惡狠狠地扯住了樂天的耳朵,“臭小子,原來你還對她留了情呀,哼!”

面對這種問題,樂天如何回答,他臉色雖苦,心中卻不免一蕩,男人的自豪感油然而生。

幾人在外面嬉鬧之際,俯臥的童玉嬌已上好了藥,閉眼休息的剎那,妖嬈毒婦眼中寒光一閃,無比怨毒地將一個聽筒捏成了粉碎!

為了預防意外,女師當晚就把小郡主強行抓進了她的房間,就連兩個侍女也未能幸免,樂天進府十幾天,竟然還是首次一個人獨眠;頭一晚他還在偷樂,第二晚就有點輾轉反側,到了第三個晚上,風流特工只能對著月亮眨眼,難以入眠。

“唉……”

王牌特工又想到了逃跑,但看一看府內密布的守衛,他不由長嘆了一口氣,郡王府高手之多,絕對可以把他的樂天幫消滅十次八次。

郁悶嘆息聲在閣樓內久久飄蕩,樂天竟然開始想念小郡主,甚至包括花樣百出的“好朋友試煉”。

嘆息聲剛剛散去,臥房門無聲敞開,一陣香風飄然而入。

“啊,是你?”

樂天本以為是小郡主偷跑回來,翻身一看,歡喜的面容當場呆滯,來人一襲披風裹體,身形,嫵媚妖嬈,竟然是與他有深仇大恨的童玉嬌!

遭啦,郡主不在,沒人能保護自己;樂天慵懶的身形瞬間緊繃,真氣迅速涌入了四肢百骸。

“樂公子,別誤會,玉嬌知錯啦,特意來接受你的懲罰!

童玉嬌渾身上下沒有半點殺氣,披風一落,內里竟然,高聳,柳腰纖細,陰戶微微隆起,被剃光的還未長出,紅潤的細縫清晰可見,一下子就勾起了男人“懲罰”的性趣。

“奴家明日就要離開源城,這幾日總是睡不著,總想起公子你的……”少婦身姿搖曳,一邊傾訴,一邊緩緩倒入了男人懷抱。

“我的什么呀?哈哈……”風流特工可不是守身如玉的男人,毫不在乎地捏住了女人,用力一掐,同時將真氣運到了最高一點。

“啊……樂公子,壞死啦,掐的人家好疼!啊,主人,再……再掐一下嘛!蹦腥说拇直┝钔駤裳壑兴杆購浡,銷魂呻吟瞬間激烈了很多。

樂天心中一愣一樂,原來這女人竟然喜歡被虐待,果然是一個名副其實的。





第二集:死島春色 第22章 情人約定

邪惡的轟然爆發,男人骨子里天生就帶有,面對沒有絲毫感情的蕩婦,王牌特工怎會有半點客氣,啪得一聲,飛虎山少夫人的肥臀上就浮現了五指紅印,印痕在臀浪上顫抖,煞是驚心動魄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聲激蕩了大半夜,童玉嬌終于在天明時蹣跚而去,她雖然沒能得到樂天的真心,但卻得到了信任。

日正方中,縱欲狂歡的樂天這才醒了過來,想起昨夜情景,他至今不敢相信,不會是發春夢吧?太離奇了!

走出房門,驚喜立刻撲面而來。

童玉嬌精神奕奕地站在樂天門外,似乎已經等了很久,而且還沒有半點不耐,“主人,奴婢等會兒就要啟程,特地把兵刃送還主人!

四把遺失的回形刀映入了樂天眼簾,王牌特工有如看到親人一般,激動無比,但這還不是唯一的驚喜,妖嬈少婦嫵媚一笑,回身招手道:“奴家已經釋放了主人你所有的手下,另外還在主人的船上裝了一百擔私鹽,當作奴家的賠罪,請樂公子笑納!

一百擔?那就是一萬斤,比自己原來想買的還多一半,咦,難道這女人真得變好啦?!樂天的心海還在意念盤旋,猴子等人的出現立刻令他笑逐顏開,再無半點顧慮。

童玉嬌雙目炙熱地看著令她欲仙欲死的男人,不僅不像樂天所想要找借口留下來,反而嫵媚討好道:“主人,奴婢知道小郡主不放你離去,奴婢愿意助主人一臂之力!

“好朋友,不要走——”

眾人還未起步,童謠急切的呼喚已破空而來,聽到兩個侍女的稟報,小丫頭不顧一切,當場就逃課追了出來。

“哼,童玉嬌,三日期限已過,你立刻滾出大門,快滾,不然本郡主將你打入大牢!”

雙足落地的小丫頭插腰而立,小臉怒火彌漫,就好似與人爭搶老公的小小潑婦一般,野蠻潑辣,還特別可愛。

童玉嬌神色一顫,隨即以歉意的眼神看了看樂天,在小郡主發飆下,她安分守己地帶著飛虎山莊的人馬出府而去。

“咯、咯……好朋友,她是壞女人,你要是隨她去,一定會被騙的!

童謠上前拉住了樂天手腕,幻想癥又開始發作,指著一干陌生人道:“咦,他們是誰?是你朋友嘛?啊,我明白了,你想把我介紹給你的親朋好友認識,嗯,一定是!咯、咯……好朋友,你要對我表白呀,讓我仔細考慮一下,好不好?別給人家太多壓力嘛!”

一干樂天幫兄弟終于見識到了老大的無窮魅力,剛才有妖嬈的童玉嬌,現在又是大名鼎鼎的魔女郡主,眾人的目光齊唰唰看向偶像幫主,無比崇拜。

樂天輕輕一甩手腕,打斷了小郡主的自說自話,然后雙手抓著小丫頭雙肩,微俯上身,以少有認真的語調,凝聲道:“郡主,我永遠都是你的好朋友,但我現在有天大的急事,請讓我現在離開源城!

“離開?你要與童玉嬌——私奔?!不行!”

童謠的想象力果然無比豐富,大聲反對的同時,不忘補充一句道:“你這笨蛋騙子,不就是被童玉嬌的迷住了嗎?要女人源城多得是,本郡主明兒給你上街抓一打回來!

一片金星在樂天眼中攪動,再簡單的事情落在小丫頭腦袋里,怎么總會變得亂七八糟,稀奇古怪?

他強壓下昏倒的沖動,把同一個目的,換了一種說法道:“郡主,咱倆是好朋友,我有困難,你一定會幫我,對吧?咱們做一個約定,一年為期,一年后我一定會回來見你!

不待童謠回應,王牌特工又以激動的語調,迷人的眼神,誘惑無限道:“郡主,你想一想,約定是多么浪漫的事情,千古佳話都是從一個約定開始的,讓咱們一起做一個——的約定吧!”

小桐與小妍站在二人旁邊,兩女眼中頓時浮現無數星光,小郡主身子劇烈一顫,雙眸瞬間被滔天巨浪強烈震撼,想著、念著、回蕩著那五個字——的約定。

小丫頭還從未真正想過男女之情,不由瞬間變傻,傻傻地呆立原地,傻傻地張開小嘴,傻傻地——點了點頭。

耶,搞定!

樂天心中一聲歡呼,此時不走,更待何時,趕快逃呀!

幾分鐘過后,小郡主小臉羞紅彌漫,望著兩個侍女好姐妹,迷惑地問道:“小桐、小妍,什么叫‘的約定’呀?”

話語剛剛飛出小嘴,完全清醒的小丫頭突然跳了起來,“哎呀,上當了,快追——”

小郡主騰空而起,緊接著突然被一股寒氣凍結,一雙修長如玉的素手準確地擒住了她后頸,幻影一定,現出了南宮冰霜的白色倩影。

“小丫頭,你敢翹我的課,哼!”

冰雕美人的哼聲封住了郡王府的大門,間接幫助冒牌書童逃到了碼頭;天地一亮,大海撲面而來,樂天感動得雙目紅潤,張開雙臂沉醉在海風之中。

童玉嬌果然沒有說謊,完好無損的樂天號停在水面,一萬斤私鹽堆成了小山,連雙月大陸最先進強大的樂天號也被壓得搖搖晃晃。

哇、哇、哇!金山壓在背上的感覺真不錯!

采娘與鈴兒一左一右霸占了情郎的手臂,風漫雪最后一個從底艙出來,朱唇雖然沒有說出相思情話,美眸卻含情脈脈,隨即凝聲道:“我親自查過了,船與鹽都沒有問題;奇怪!童玉嬌可不是心慈手軟的女菩薩,她會那么好心?!”

“當然是因為老公我玉樹臨風、風流倜儻……”樂天大肆把自己夸獎了一番,然后在三女或明或暗的威脅下,老老實實將經過說了出來。

樂天對其他事情都一語帶過,只對醉酒一幕說得無比詳細,就連插入幾分,抽出幾寸都一一道來,三女聽得是又羞又怒,然后酸溜溜地翻起了白眼。

“哎呀,說是說不清楚地,三位美人,咱們進艙里去,我現場演示給你們看!

風鈴兒一聲尖叫,搶先逃到了幾丈外;采娘長腿一彈,也及時遠離了樂天;風漫雪最是鎮定,輕輕一揮玉手,然后用力一甩,將荒無道的幫主扔進了指揮室,看得玉女宮八個美女護衛花枝亂顫。





第二集:死島春色 第23章 初戰告捷

重逢的喜悅彌漫眾人臉頰,劫后余生的興奮吹動了樂字大旗,風流特工一聲令下,樂天號沖破水面,迎風而去。

出海幾十里,源城已經變成了可以被忽略的小黑點,樂天走出指揮艙,一邊貪婪呼吸涼爽的海風,一邊暗自盤算,先找哪個老婆聊一聊天呢。

他還沒有拿定主意,采娘欣長的倩影已自動出現,美妙長腿凌空一彈,明媚佳人一下子就跳到了樂天面前,驚聲道:“老公,快看,后面有戰船出現!”

武林高手的真氣凝集眼中,樂天不僅看到了八條戰船,還看到了飛虎山莊的旗幟,再一凝神細看,一臉殺氣的童玉嬌立刻映入了他眼簾。

“媽的,這臭娘們兒真可怕!”

樂天不是傻瓜,更不會相信毒婦會帶著一隊大軍為自己送行,微微一想,他就完全明白了過來;難怪童玉嬌最近那么乖巧,原來是想誘使自己在今天離開源城,落入她陰毒的致命陷阱中。

“樂哥哥,怎么辦?”

風鈴兒也沖了過來,臉色微變道:“全是大戰船,包圍了咱們三個方向,要不沖回源城,找你的小郡主求救吧?”

樂天不知道小郡主什么時候成了自己的,心虛一笑,再次看了看正急速逼近的敵船,搖頭道:“沖不過去,童玉嬌看來不禁心腸毒,對海戰也很有了解,咱們打不贏!

嬌美曼妙的玉女宮主飄然而至,美眸閃現靈慧光華,接過樂天話頭怡然微笑道:“不能打,那咱們就逃吧,讓童玉嬌明白,什么叫聰明反被聰明誤!

殺氣騰騰的飛虎山戰船上,陰冷的笑聲從童玉嬌齒縫間迸出,微微高聳的顴骨很是凌厲,“哼,想逃?!狗賊,姑奶奶看你能往哪兒逃?傳令,加速追擊!

心腹侍女笑語恭維道:“少夫人真是妙計,萬斤私鹽壓得那船行動緩慢,等會兒殺了那一群賤民,私鹽還是少夫人的!”

“哼,不要鹽,只要命!不許靠近敵船,預備投石、弩箭,砸沉它,本座要用這萬斤私鹽為狗賊陪葬!”

蛇蝎毒婦狡猾到了骨子里,絕不想給樂天絲毫活命的機會;不到一刻鐘,飛虎山戰船就追入了射程范圍,巨石嗖得一聲凌空砸出,在海面呼嘯而過,準確地砸向了樂天號。

就在這一剎那,樂天號突然快了起來,看似威猛的巨石砸入海中,只能濺起幾多小小的?
小提示:按 回車 [Enter] 鍵 返回書目,按 ← 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頁。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
七星彩走势图表最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