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王牌特工之旅》

下載本書

添加書簽

王牌特工之旅- 第14部分


按鍵盤上方向鍵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頁,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,按鍵盤上方向鍵 ↑ 可回到本頁頂部!


“鈴兒,你記得路線嗎,該走左邊,還是右邊?”

揚城一角,樂天無限期待的青天軍人馬竟然在三岔巷口發呆,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領路的風鈴兒身上。

壓力下的嬌玲瓏少女不由咬住了下唇,但對于記憶并沒有幫助,漕幫或者官兵的巡邏隊隨時可能出現,偏偏風鈴兒卻在這種關鍵時刻犯起了路癡的迷糊。

風漫雪輕柔地拍了拍女兒后背,小心地催促道:“鈴兒,你再想想,前日樂天是怎么給你說得,別急,慢慢想!

“我、我……”

嬌美少女臉色逐漸發紅,怎么絞盡腦汁,她也只能想起樂天的眼神,少女不由暗自埋怨:都怪死樂天,只知道戲弄人家,不然自己怎么會記不住這么重要的事情!

公孫水柔與鈴兒從小一起長大,情同姐妹,及時出聲提議道:“也許是那位樂公子沒說清楚,鈴兒也不知道會有兩個同名的鹽倉,要不咱們兵分兩路,以信箭為號?”

事已至此,玉女宮與滄江門的人馬唯有迅速分開,有如一大一小兩股暗流,分別涌向了東西兩城。

滄江門一行人多勢眾,很快就來到了東側的鹽倉附近,公孫水柔兩頰的美麗酒窩微微一收,傳音入密道:“父親,這兒守衛外松內緊,地形易守難攻,應該就是真正的鹽倉;女兒先去制伏那幾處暗哨,然后一舉攻入!

公孫賓略一點頭,女兒高挑的身形已消失在眾人目光之中,絕妙的輕功讓滄江門上下目光一亮,暗自驚嘆,江湖十大后起之秀果然名不虛傳。

鹽倉其實就是建在水上的小型碼頭,四周環繞著一些看似無用,實則可以監視動靜的建筑物。

一堵矮墻后面,兩個暗哨一眨不眨地盯視著前方,兩人突然目光一跳,似乎看到一片迷離水色撲面而來,等他們凝視細看,前方卻是空蕩蕩一片,沒有半點異常。

暗哨拉住警繩的手掌一松,剛想與同伴閑聊幾句,一偏頭,看到得卻是同伴歪倒的身形,緊接著一道水袖輕輕拂來,讓他面帶微笑昏死過去。

漕幫守衛雖嚴,但普通幫眾又怎能擋得住超一流高手的偷襲,輕柔水袖連連飄過虛空,玄妙地將一個又一個暗哨送入了美夢之中。

湖痕水袖微微一收,溫柔玉人正想發送信號,腳下河道的水面突然無聲顫動,一個獵豹般人影猛然撲了上來。

漕幫竟然在水中也安插了人手,而且還是個高手!公孫水柔大吃一驚,柔如楊柳的身子首次急速晃動,湖綠長袖的前端,嗖得一聲,出現了一柄小巧短鉤。

樂天的驚叫只能在心窩激蕩,他剛一浮出水面,竟然就遇上了無比強大的敵人;王牌特工不得不向地面一滾,狼狽地閃開了奪命短鉤。

鉤過無風,人滾無聲,兩人不約而同保持著沉默,閃過殺招的樂天順勢抽出了回形刀,刀光吞吐,寒氣凜人;自從與采娘歡好,又與風漫雪重溫舊夢后,樂天的九氣玄功已不知不覺進入了第五氣的境界,有了二流高手的真氣,一流高手的氣勢!

意外的對手讓一男一女不敢再有半點保留,生死殺招一觸即發,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,鹽倉內意外走出了兩個漕幫兵卒,兩人的兵刃同時一頓,然后又同時心弦一動,眼神出現了微妙變化。

“喂,換班了,你們進去休息……!”

兩個漕幫打手腳步一轉,立刻看到了對峙的兩人,樂天還穿著漕幫勁裝,兩打手的驚懼目光立刻飛向了公孫水柔。

溫柔佳人暗呼不妙,高挑曲線猛然一緊,短鉤還未撕裂虛空,一抹寒光已搶先飛過了漕幫兩人的喉嚨。

樂天翻身而起,手掌一揚,正好接住了倒飛而回的獨門飛刀,然后凝神低問道:“自己人?”

“自己人!”

樂天問得突兀,公孫水柔回得簡單,一種不可言喻,難以理解的默契就此油然而生。

一對陌生的“自己人”再次相視一笑,然后不約而同躍向了同一個方向——鹽倉內層防守的唯一死角;要在揚城奪走漕幫的私鹽,時間絕對有限,也絕不能給敵人報信的機會,一擊得手就是成敗關鍵。

二人躍上了屋角,公孫水柔一邊仔細觀察,一邊略帶好奇地看了看并肩俯身的樂天,怡然輕問道:“你就是樂天吧?”

王牌特工眼中冷酷的光華沒有半點移動,與江湖玉人的似水溫柔正好截然相反,不會傳音入密的他無聲點了點頭,然后雙手迅速比劃起來。

樂天習慣地用上了現代軍事手勢,公孫水柔秀長的眼睫毛微微一翹,她竟然看懂了樂天的手勢;如水佳人兩頰酒窩輕輕一顫,美眸禁不住異彩閃現,這些手勢雖然簡單,但卻很是實用,讓她不禁想起了風鈴兒對樂天的贊嘆——最聰明的野人!

“轟!”

鹽倉屋頂突然炸出兩個大洞,碎瓦斷木漫天飛射,兩個如虛似幻的人影隱藏在煙塵中,從天而降。

樂天雙手連續揮動,四把飛刀先后旋轉出手;公孫水柔沒有王牌特工那么多花招,一雙短鉤隨影而行,輕盈飛舞;當回形刀飛回樂天手中時,已有十余個漕幫打手躺在了鉤影之下。

王牌特工的驚嘆還未出口,鹽倉大門已變成了碎片,大批滄江門武林高手蜂擁而入,駐守鹽倉的漕幫人員只是一些小人物,怎能抵擋人數占優的武林高手。





第二集:死島春色 第05章 回旋飛刀

一陣砍瓜切菜后,滄江門順利奪下了鹽倉,看著停在水面的十幾艘鹽船,公孫賓原本的幾分不快頓然化為了灰燼;一聲令下,滄江門眾人爭先恐后躍上了鹽船。

“這位小姐,船上不要裝太多鹽袋,不然會被漕幫追上,最好叫他們在中途弄沉兩艘,堵住河道,那就更妙了!

阻敵之法合情合理,樂天說得隨意自然,但公孫水柔秀美無雙的玉容卻異色流轉,要知道在這雙月大陸,私鹽就等同于金銀,樂天竟然一開口就要弄沉幾船私鹽,果然是非同一般的——野人!

“小女子公孫水柔,謝過樂公子提點,不知樂公子是否要隨……咦?!”

溫柔佳人的目光離開了關系青天軍命脈的鹽船,回頭一看,樂天卻已經不見了,只有水面的余紋還在輕輕蕩漾。

彎彎娥眉微微一蹙,公孫水柔絕不是注重姿容的庸俗女子,但也不禁摸了摸如玉臉頰,暗自思忖難道自己變丑啦,要不這野人為什么說走就走,還有,他似乎一直沒有正眼看過自己,真是一個奇怪又傲慢的家伙!

嘩地一聲,水浪飛濺,十余條貨船以最快的速度向揚城西側的河口沖去,青天軍當然不會駕船入海,而是要強行沖出揚城,沖入東郡與西郡相連的大河。

一切終于又回到了樂天希望的軌道上,漕幫很快得到了消息,正在東側城外的王震怒上加怒,立刻把六王爺拋到了九霄云外,不顧一切調轉令旗,全速殺回了揚城。

城內城外的漕幫人員、官府兵將都沖向了西側河口,就連甚少出手的何鐵算都派出了他的隱秘家兵,但青天軍占得先機,又壯士斷臂般拋下兩條貨船堵住了河道,當王震追到河口時,只能看到青天軍戰船拖著貨船遠去的帆影。

揚城內外雞飛狗跳,王牌特工又從水道游回了飛魚堂大宅。

抬眼一看,大宅四周果然再無敵人,他立刻踹開大門沖了進去,下一秒,樂天突然又變成了人形化石。

漕幫的人是全部撤走了,但做客揚城的飛虎山莊二三十號人馬卻一個不少,司徒玉龍大馬金刀地坐在太師椅上,腳踏洪武的身軀,無比得意,而一干飛魚堂家屬全部瑟縮在墻角,被一片刀劍壓得不敢抬頭。

“賤種,本公子就知道是你在;,想救人?行,跪下來求你家少爺吧,哈、哈……”

想起華夢月對無名小卒不一樣的態度,司徒玉龍就不由嫉恨如狂,猛然腳下用力,昏迷的洪武立刻慘叫著痛醒過來。

鐵血漢子吐出一口鮮血,抬眼看到了呆立門口的樂天,眼神一黯,洪武一臉愧色道:“兄弟,對不起,我錯信了王震狗賊,害了大家!”

“樂堂主,救救我們——”飛魚堂的家眷們看見了樂天,有如溺水之人抓住了稻草,紛紛哀求、哭叫,只有一個容貌丑陋的長腿婦人眼神一亮,悄然挪動身形。

司徒玉龍又是一腳踩下,洪武的鮮血與人質婦孺們的哀號好似兩座大山,壓得樂天一時喘不過氣來,豆大的冷汗重重砸在石板上,樂天的雙腿開始彎曲。

“跪,跪下去,狗賤種,學幾聲狗叫,叫得好聽,本公子說不定會放了你!哈哈……”

五官扭曲的司徒玉龍聲音已經變調,只有折磨樂天,他才能壓下心中那股莫名的不安;一群飛虎山打手也舉起了手中刀劍,幫著主人威嚇不斷。

洪武的呼吸越來越弱,老弱婦孺們眼中的絕望在一點一點地增加,樂天不禁暗自一嘆,難道自己剛剛建立的“樂天幫”就要化為泡沫?!

特工不是愚笨的英雄,送死的事情他絕對不會干,但此時的樂天卻一低頭,雙膝緩緩下沉,同時把手掌貼在了腿上,悄然比了個動作。

“少主,讓屬下教訓一下這小子,讓他知道得罪少主的……!”

飛虎山打手的討好聲中途變成了慘叫,一把胡刀突然從人群中殺出,狠狠刺穿了他的后背。

無雙長腿彈空而起,簡單易容的采娘一招得手,緊接著胡刀脫手飛出,在空中劃出一道美麗的弧光,無情的抹過了還在發呆的兩個敵人咽喉。

幾乎是采娘發難的同一瞬間,兩把回形刀也飛出了樂天的雙手,王牌特工修長的身形突然爆發出獵豹般速度。

片刻之間,七八個飛虎山打手已命喪黃泉,連串悶響激起了滿天塵土;奪命兩刀倒飛而回,看守人質的最后兩個打手捂著喉嚨跳進了鬼門關。

現代知識打造的獨門飛刀,加上古代真氣的融合,回形刀的詭異令司徒玉龍笑容一僵,眼中的嫉恨更是如火如荼。

如臂使指的飛刀在樂天指間扇葉般飛旋,他冷酷的目光盯著司徒玉龍,凝聲道:“采姐,快帶著大家沖出去,我斷后!”

千言萬語都只在心間激蕩,采娘雖然無比擔心,但野性佳人只是深深看了情郎一眼,隨即護著眾人沖向了大門。

司徒玉龍怎會放人質逃走,座下太師椅突然炸成了碎片,陰毒小人沖天而起,準備大展威風。

就在這時,無盡憤怒的大吼在司徒玉龍腳下爆發,洪武竟然飛身抱住了紈绔人渣的雙腳,然后一口咬在了敵人小腿上,鋼牙入肉,皮破血流。

司徒玉龍被迫落回了原地,一連踹了幾腳,竟然也沒有把洪武踢開,陰毒小人見樂天已逃出大門,不由七竅生煙,雙臂一振,終于踢飛了洪武的尸體。

一股人潮沖亂了揚城街市,采娘在前,樂天在后,帶著一群老弱婦孺一路狂奔;身后不遠處,十幾個張牙舞爪的惡人窮追不舍,嚇得路人四方閃避。

停船之處并不太遠,但雙方的距離卻在飛速縮短,當樂天看到自己的“樂天2號”戰船時,船上卻冒出了幾個敵人的身影。

王牌特工的四把飛刀同時出手,四抹寒光飛舞而去,眨眼就射穿了敵人的——殘影。

幾個飛虎山莊的江湖高手身形一晃,以毫厘之差閃開了奇怪的飛刀,然后揮劍一點,又將飛刀的回旋殺招彈飛半空。

高手!樂天臉色一變,這才認識到了武林幫派真正厲害的地方,眼前五個中年男子無一不是江湖一流高手,這下麻煩大啦!





第二集:死島春色 第06章 橫刀豎劍

飛虎山莊能縱橫南郡,豈會沒有一批武林高手,司徒玉龍腳步一緩,先整理了一下散亂的發髻,這才一臉得意,眼露猙獰排眾而出。

“狗雜種,看你往哪兒逃?殺,給我殺!留下長腿美人兒,其他的全部殺掉!”

“呀——”

慘叫與血霧拉開了屠殺的序幕,樂天與采娘卻沒有絲毫移動,因為一片箭影凌空射來,死去得竟然是飛虎山莊的爪牙。

一輪弩箭過后,一個嬌小玲瓏的倩影率先飛躍而至,風停影止,現出了風鈴兒美麗的笑臉,迷路的少女終于來到,讓樂天緊繃的心房終于安穩落地。

看了看臉色有點冷淡的少女,樂天送上了感激的微笑,隨即回過身來,瞳孔猛然一定,冷酷之光迸射而出,學著司徒玉龍先前語氣道:“***的,跪下求饒吧,學幾聲狗叫,叫得好聽,老子——也不會饒你!”

仇人相見,分外眼紅,風漫雪看到司徒玉龍,自然想起了上次海戰的仇恨,武林美婦可沒心情閑話家常,一揮玉手,一片刀光劍影充斥了碼頭。

飛虎山莊雖然有五個一流高手,但玉女宮幸存的無一不是高手,再加上風漫雪這絕頂高手劍下無情,樂天的飛刀雖然很勤快,但也只是撈到了幾條倒霉的小魚。

母親大展神威,風鈴兒也展現了突飛猛進的功力,荒島春色不僅“便宜”了樂天,也讓風氏母女的功力更上層樓,只需風鈴兒一人,就打得沒有斗志的司徒玉龍左支右撐,狼狽不堪
小提示:按 回車 [Enter] 鍵 返回書目,按 ← 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頁。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
七星彩走势图表最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