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王牌特工之旅》

下載本書

添加書簽

王牌特工之旅- 第112部分


按鍵盤上方向鍵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頁,按鍵盤上的 Enter 鍵可回到本書目錄頁,按鍵盤上方向鍵 ↑ 可回到本頁頂部!

廳內,一個肥頭大耳,身穿官服的中年男人一見陌生人從天而降,立刻臉色大變,驚叫道:“刺客!快來人呀,有刺客!”

數十個守衛一擁而上,王牌特工只費了九牛一毛之力,轉眼間,地上就躺滿了人影;樂天收手而立,堆出了他此時最為友善的微笑,不料胡監軍依然連滾帶爬,向里屋逃去。

“唉,真是個標準的狗官呀!”

樂天無奈地長嘆了一口氣,隨即飛身擋在了胡監軍前面,他剛要強行讓胡監軍清醒過來,不料腳下地面一沉,露出了一個黑沉沉的洞口。

剎那之間,樂天大半個身子已落入陷阱,危急時刻,超級高手的真氣轟然爆發,王牌特工下墜的身形半空一頓,緊接著升空而起。

“砰!”

樂天強行躍出了地洞,但頭頂卻詭異地出現了一個鐵籠,他這一躍,正好自投籠中。

“哈、哈……敢冒犯本官,來人呀,射死他!”

胡監軍瞬間神氣活現,大吼一聲,一排弓箭手立刻從暗處冒了出來。

利箭雖然密集如雨,但卻被一片刀光擋住,樂天翻腕一轉,一輪箭雨立刻調頭而回,一半箭手死在了自己的武器上。

“姓胡的,給你最后一個機會,想死還是想活,自己選擇!

刀光一收,冷酷的殺氣充斥了空間,樂天隨手把三王妃的信物扔在了胡監軍面前。

刺客的強大讓腦滿腸肥的貪官又面色如土,見到王妃令牌之后,他終于不再那么白癡,顫聲問道:“你真是三王府的人,不是朝廷派來殺我的?”

樂天又暗罵了一聲白癡,不耐煩地道:“要是朝廷殺你,會只來一個人嗎?快把機關打開,連三王妃的令牌你也不認識了嗎?”

胡監軍手掌一哆嗦,正不知如何是好之時,一片森冷殺氣憑空突現,室內的燈火猛然熄滅了一半。

“不能放,此人乃是三王爺的大仇人!”

一群高手——超一流高手鬼魅般出現,人群兩旁一分,一把充斥仇恨的鵝毛羽扇緩緩映入了樂天眼簾。

“方先生,原來是你在這兒呀,真是巧,呵、呵……難怪會有這么精妙的陷阱!

樂天似乎忘記了自己是扳倒三王府的元兇之一,不僅不緊張,反而像與朋友見面一般揮了揮手。

“樂天,知道什么叫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獄無門自來投嗎?謠言一現,方某就有一種感覺,是你在背后搗鬼;果然不錯,今日可以為三王爺報仇了!”

從可以在京城橫著走的三王府紅人,變成如今的喪家之犬,此種落差令方計失去了儒雅,他身后幾十個流亡高手同樣恨得咬牙切齒。

“方先生,你以為這籠子就真能困住我?”

“方某知道你厲害,不過你以為,今夜你能全身而退嗎?”

方計羽扇一抖,大廳外,月光下,又出現了五個人應,赫然正是昔日三王府十大高手中的五人。

強大的殺氣有如驚濤駭浪,但卻只在原地徘徊,一會兒后,樂天主動打破了沉默,更加悠閑道:“方先生從來不是浪費時間的蠢人,既然愿意與我這樣閑談,看來咱們應該有可能成為朋友,對吧?”

話語微微一頓,樂天隨即又凝聲嘆息道:“以前大家是立場不同,正所謂各為其主,說不上什么私人恩怨;現在嘛,我們有了共同的敵人,我來這兒,正是三王妃的意思!

“王妃還活著?我憑什么相信你?”

“咯、咯……奴家出面擔?尚?”

夜空一亮,一襲半透明大紅紗裙隨風而至,迷情妖嬈歡笑道:“我圣宗與升云閣誓不兩立,方先生不信樂天,應該信得過奴家吧,當日若無圣宗長老擋住升云閣護法,你們能全身逃出京城嗎?”

“迷首座也來了,方計多謝貴教援手之恩!

方計領頭向迷情行了一禮,隨即羽扇一揚,話鋒轉變道:“樂幫主說得對,兩軍相爭沒有私人恩怨,既然王妃已與樂天幫結盟,方某自不應該再為難樂幫主;來人呀,快給樂幫主打開機關!

樂天悠然走出鐵籠,他可不是傻瓜,知道迷情在方計等人心中也不會有多少信譽;這一切,只不過是方計等人自找臺階而已。

人心很是奇妙,有了臺階可下,雙方轉眼間就殺氣全消,親密無比,談判更是一拍即合,無比順利。





第十集 第08章  攻占鹽倉

談完搶鹽計劃,方計略一猶豫,還是說出了真正的目的,“樂幫主,既然王妃還活著,我等都是王妃部下,自然應該追隨左右,能否……”

“歡迎,當然歡迎了,能請方先生到樂天島做客,那是求之不得,哈、哈……”

樂天笑得十分自然,方計等人固然是想逃到樂天島,躲過升云閣可怕的追殺,樂天幫又何嘗不想招攬這一批江湖高手。

阻力突變為助力,樂天幫沖入沱城城門時,絕對是勢如破竹,所向披靡。

一袋袋官鹽被搬上了大船,一個個鹽倉迅速變空,樂天看著越堆越高的鹽山,就仿佛看到了一座座金山,兩眼放光。

終于,沱城城守從睡夢中驚要醒,慌慌張張地帶著大軍殺了過來,樂天幫原定計劃是這時揚帆逃走。不過計劃已經隨形勢而變化,方計一揮羽扇,幾百三王府殘兵敗將在這兒成了無敵之師,有如砍瓜切菜般反而殺入了萬千敵兵之中。

“哈、哈……”

樂天更加眉開眼笑,大聲吆喝手下加快搬鹽,誓要搶光沱城每一粒官鹽,給升云閣一個大大的打擊。

王牌特工正在盤算自己的財富增加了多少,耶律飛燕突然目光一緊,低聲驚叫道:“不好!升云閣的人來了,準備撤退!

“樂兄,你走不了啦,投降吧,夢月不想親手殺你!”

一群人影閃電般破空而來,輕易落在了樂天號甲板上;月光從黑云中灑下,映耀著升云圣女那絕世美麗,卻又隱帶沉重的高挑倩影,以及她身后十余個升云閣超級高手。

樂天冷冷地看著華夢月,回形刀的寒光在他手中飛旋,刀光一震,刀尖、手臂、肩膀連成了一線,“華夢月,我討、厭、你!”

因信任而感到背叛,因喜歡才會感到厭惡,樂天從不否認,作為男人對升云圣女一直有著一縷美好的幻想,但此時此刻,他的眼神卻像在看一條毒蛇。

升云仙子秀長的眼簾蓋住了眼底一縷異樣,升云護法之中傲然飄出一個中年婦人,厲聲呵斥道:“大膽賤民,竟敢對圣女如此說話,還不下跪求饒!”

“賤民?!哈、哈……笑死我了,一群老女人,真以為自己是天王老子呀?!”王牌特工雙肩一聳,狂傲之氣比升云護法還要強烈幾倍。

“黃毛小兒,休得猖狂!”

在這相對狹窄的甲板上,一般高手根本起不了作用,一股狂風將樂天幫戰士逼落海中,升云閣高手之中,突然飛出一個長老,一劍之下,逼得樂天與飛燕同時呼吸發緊。

“樂天,你與叛徒一起去死吧,嘎嘎……”老女人的尖利怪笑聲中,又一個升云閣長老出現了。

“媽的,這世界的怪物怎么這么多?”

樂天暴漲的信心這些時日遭到了暴跌的打擊,在他以往的人生里,最強最可怕的就只有一個魔殺,可是現在,他覺得遍天下都是“魔殺”。

甲板之上陰風盤旋,烏云壓頂,兩個老太婆一左一右緩緩逼了過來,樂天與飛燕在生死壓力下,發梢一顫,兩人的心弦毫無預兆地共鳴了。

肩靠肩,背靠背,微妙的氣息驅散了強敵的壓力,水乳交融的默契感覺從他們的心窩傳入了兵刃之尖。

嗆啷一聲,六尺重劍彈空而起,握住劍柄得卻是王牌特工;同一剎那,耶律飛燕從后抱住了樂天,女子的乳球毫不介意地頂在了男人背上,兩人緊貼的身形騰空而起,飛速旋轉;恍惚間,他倆似乎合為了一體,親密無間,威力倍增。

兩大絕頂高手聯手之下,江湖之中無人可以匹敵,但升云長老卻堪稱是怪物級別的存在;一把類似拐杖的重兵器準確地擊中了六尺重劍的劍尖,震得樂天身形顫抖;另一個長老的拐杖緊接著鬼魅般凌空砸下,殺氣所指正是樂天的破綻之處。

危急瞬間,飛燕的乳峰緊貼著樂天身子旋轉了半圈,從男人后背轉到了胸膛上,乳浪劃過的波紋還在樂天肌膚上蕩漾,一抹弧形的寒光已從他肋間飛出。

耶律飛燕不愧是最杰出的胡女,回形彎刀在她手中,甚至比樂天本人還要玄妙凌厲。

金鐵交鳴之聲響徹云霄,幻影一閃,樂天與飛燕竟然生生從兩個升云長老的身邊沖了過去,幻影一閃,他倆已出現在升云圣女的面前。

樂天原來是想擒賊擒王,華夢月雖然只是升云閣的年輕一代弟子,但卻是地位特別的圣女,只要擒住她,自然可以扭轉敗局。

王牌特工與女戰神想得大膽,做得玄妙,可惜華夢月并不是手無縛雞之力,甚至功力比樂天還要深厚一分。

“樂兄,你恨我這么深嗎?”九孔長劍徐徐出鞘,卻正好擋住了破空而來的旋轉刀光。

“華夢月,你覺得自己不應該惹人討厭嗎?”

飛燕的真氣鉆入樂天體內,王牌特工冷冷譏諷的同時,合身向前一壓,回形刀隔著一層劍刃,壓在了華夢月肩上。

堅硬的甲板出現了裂痕,刺骨的殺氣壓得華夢月失去飄逸的倩影逐漸下沉。

風云變幻,天下大亂,樂天與華夢月終于走上了生死相搏的道路,天空突然響起一道驚雷,霹靂閃電也前來湊興,惡狠狠地照亮了這特別的空間。

“大膽狂徒,休得傷我圣女!”

兩大升云長老的劍光與閃電同時出現,呼嘯的勁氣故意留下了一條縫隙,樂天若是想逃過他們這一劍,就一定會躍身后退。

“呀——”

男人的吼聲從七竅迸射而出,驚雷閃電在頭頂盤旋,劍氣陰風在身后咆哮,他先是“聽話”地把耶律飛燕從縫隙中推了出去,然后突然縱身躍到了高空,兩刀高高舉起,對著雷電發出了深情的召喚。

“轟!”

真實的雷電劈在了回形刀上,夜空陡然一亮,一把閃電奔流的彎刀橫空一掃,逼退了兩個升云長老,另一把閃電之刀則下線下劈,九孔長劍應聲而斷。

劍斷魂傷,華夢月不知是驚嚇過度,還是反應不及,竟然呆呆地看著似若天神一般的樂天,一動不動,任憑刀風斬斷了她的發髻。

下一剎那,撲嗵一聲,仿佛天神附體的樂天竟然摔倒在甲板之上,毛發直豎,黑煙直冒,他還是沒能敵過自然的力量,從神臺迅速墜落凡間!

“!”

過度巨大的落差讓敵我雙方再次發愣,而與樂天近在咫尺的華夢月則首先清醒過來,悅耳仙音少有地波瀾起伏,高挑倩影猛烈地沖向了倒地的樂天。

在樂天幫眾女的驚恐尖叫聲中,九孔斷劍刺穿了樂天的身軀,嗖得一聲,過于強烈的沖勁令華夢月一下沖到了船舷邊;劍身一抖,掛在劍上的王牌特工被重重砸入了水中,濺起了一團慘烈的浪花。

樂天死了嗎?

相同的疑問在所有人心中、口中、眼中久久盤旋,好心的時光悠然向后一退,緩緩重放了微妙的一刻。

斷劍從樂天腋下穿過,看似兇猛,實則毫發無傷,沖到船邊時,斷劍巧妙地一抖,輕柔地將樂天震入了水中。

華夢月收劍剎那,秀長的眼簾微微往下一顫,遮掩了她美眸深處的復雜光華,同時輕聲自語道:“樂兄,謝謝你剛才不殺之恩,咱們現在扯平了!

原來,樂天昏迷之前,本可一刀抹過華夢月的咽喉,但怒火萬丈的他竟然在那一瞬間猶豫了,如此微妙的細節常人永遠不會知道,但卻逃不過絕頂高手的武道之眼。

南宮冰霜與耶律飛燕看到了,公孫水柔及時唇角一動,安撫了蜜兒與大汗妃,不過,兩個升云閣長老也看到了。

“圣女,此賊水功異于常人,為防萬一,老身入水補他一杖!

一個老太婆巧妙的擋住了華夢月的身形,另一個老太婆則先斬后奏,人已躍出甲板,這才假意向升云圣女稟報了一聲。

“你們……”

華夢月緊了緊劍柄,升云閣主的影子卻在腦海憑空突現,邁不過心中關卡的她緊接著手指一松,不忍地向后轉過了臉頰。

不遠處,眾女紛紛跳入了水中的,但卻被升云護法們一一擋住,無人能靠近樂天落水之處。

一切說來話長,從樂天引雷揮刀到現在,其實還不到一分鐘的時間。

“嘩!”

水面突然升起一道水柱,水柱之顛的浪花已濺到了甲板之上;萬眾目光一聚,只見剛入水的升云長老竟然倒退而起,白發散亂,面色慘白,鐵杖脫手飛出,老太婆顫聲驚叫道:“魔教妖孽……來了,小心魔妃!”

“咯、咯……升云閣還有臉自命正義,臉皮真是太厚了!”

水面離奇地開始變紅,先是一點紅色,緊接著飛速蔓延,剎那間,一片火紅映照著海面,火紅的波紋一蕩,一個籠罩在神秘紅光中的女人緩緩踏水而現。

“師娘!”

樂天幫戰船上,迷情發出了驚喜的歡聲,?
小提示:按 回車 [Enter] 鍵 返回書目,按 ← 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 鍵 進入下一頁。 贊一下 添加書簽加入書架
七星彩走势图表最全